『眼 见 佛 性

     驳慧广法师「眼见佛性的含义」文中谬说   正光居士 着

       序[43-51页]

《华严经》卷四十六云:【善知识者,出兴世难,至其所难,得值遇难,得见知难,得亲近难,得共住难,得其意难、得随顺难,故须虔恭合掌一心求。】经中已明文,若无大因缘,欲善知识出现于世间弘法利生者甚难;又善知识出现于世,纵有大因缘而得以遇见,……,乃至能真信受者复难;就算能够信受善知识所说,欲随其意旨而修行更难;因此对于善知识出现于世间,乃至随顺意旨用功修行,都要以虔诚心、恭敬心、一心来求善知识教化指导,并在善知识善巧方便摄受下,方得以明心见性,在一生当中往初地迈进,乃至能超劫精进而成佛。

 

末学何其有幸,能跟随大善知识平实居士闻、思、修、证佛法。追随以来,均以虔诚心、恭敬心、一心,依照 平实居士所说,并辅之以佛所说经典修行,凡十余载。从一个仅知道念佛而无佛法正知见的人,到现在具有总相智(根本无分别智)、少分别相智(后得无分别智),乃至具有极极极少分道种智知见,实乃不可思议,这就是大善知识化导众生之善巧方便及不可思议之处。然而短短十余载当中,具有人人梦寐以求(得以值遇善知识),乃至有道种智知见之熏习,若非自己过去世所培植的善根福德因缘、若非 佛菩萨安排得以值遇大善知识、若非大善知识 平实居士善巧方便及慈悲摄受,何以致此?每想到此,不禁潸然泪下。因此后学常谓学人说:「 平实居士是后学的法身父母,比自己亲生父母还亲;今生父母所给我的,仅有今世而已,可是平实居士给我的,却是无量世的法身慧命。」这就是大善知识出现于世间,利益自己及利益众生最好的表征。

 

平实居士自公元一九九○年开始弘法以来,所说的不仅是末学闻所未闻法,亦是许多众生闻所未闻法。譬如 平实居士说:「真心从来离见闻觉知、从来不思量做主。」迥异台湾、大陆诸方道场所说离开语言文字而了了「常」知之离念灵知意识心;又说:「在见闻觉知当中,有一个从来就离见闻觉知,与见闻觉知同时、同处配合运作的真心。」又譬如说:「十八界(六根、六尘、六识)都灭,就是无余涅盘,就是第八识本际自住的涅盘境界。」迥异诸方大师所说要用意识心入住涅盘境界的邪说;又譬如提出四种涅盘(本来自性清净涅盘、有余涅盘、无余涅盘、无住处涅盘)之详细内涵,迥异于诸方大师所说的常见或断见涅盘,都是现代学佛人闻所未闻法。

 

又譬如说十住菩萨成就如如幻观、十行阳焰观、十回向如梦观、初地、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六地、七地菩萨成就镜相观、光影观、谷响观、水中月观、变化所成、似有非有、极寂静观等唯识学上观行内容及知见,更是众生闻所未闻法。此外 平实居士所施设的善巧方便,更是闻所未闻,譬如勤练无相拜佛功夫成就,可以随时随地有忆佛净念而不失,不仅在二六时中、在定中而不散失,而且可以达到《楞严经》所说的明心境界,即是经云:【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又譬如拜多尊佛功夫成就,不仅可以随时随地看住话头而不失,而且可以为将来眼见佛性作准备。以上所说善巧方便施设,不仅可以明心见性,而且还可以破牢关,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创举。

 

就是因为有这种大善知识出现于世,其所说闻所未闻法及其所施设的善巧方便,完全迥异于诸方大师,因此在世间产生两极化现象:一者,小心谨慎的学子们,依平实居士所说、所著完全不同诸方大师之内容,一一比对是否符合 佛说。经比对之后,发现 平实居士所说、所著均符合 佛说,亦符合禅宗证悟祖师所说真心实际理地,因此信受无疑,从而依止 平实居士修学佛法,此乃菩萨种性人。为什么说他们是菩萨种性人呢?是因为平实居士所说真心非断非常,体恒常住,然心体内有染污的七转识种子,尚待历缘对境,断除二障(烦恼障、所知障)而成究竟佛,完全符合诸经诸论说法。因有世出世间智能基本知见而能抉择的关系,说之为菩萨种性人,也符合《胜鬘经》所说:【有二法难可了知,谓自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所染,亦难了知。如此二法,汝及成就大法菩萨摩诃萨乃能听受,诸余声闻唯信佛语】。然而具有菩萨种性,复能具足正知正见而亲近修学者,究竟是少数人;亦即只有少数人,非是大多数人,才能深心信受平实居士所说甚深微妙法;余人必须等待 平实居士妙法广为流传,普被佛教界公然支持时,方肯公开受学。

 

二者,错解真心之诸方大师及学子们,因往世甚少熏习大乘法,今世复执错误名师所说的佛法(如上平居士追随元音老人而执着离念灵知心为真心,或如昭慧法师等人追随印顺法师执着灭相不灭为真如),认为是世尊所说的究竟佛法,甫听 平实居士闻所未闻甚深微妙法,完全不同于名师说法,则不能安忍,遂作与法义辨正无关的有根毁谤或无根毁谤。或者往昔曾经毁谤善知识,辗转三恶道中,历尽苦痛,余报亦受尽之后,今世幸得五根具全的人身,因往昔毁谤习气未除,听闻平实居士开示演说微妙法,不能信受而又毁谤,复轮堕三恶道而无法出离。乃至有些学子们,连 平实居士所说法都未曾接触过,连 平实居士著作的任何一本书都未曾读过,就人云亦云的无根毁谤,无视于未来无量世将受长劫尤重纯苦果报,真是佛说愚痴无智可怜愍众生。

 

因此末学谨希望众佛弟子们:如果想要评论 平实居士,请事先阅读其著作;阅读当时,复以经典为依据加以简择。经简择已,再来思维平实居士所说法义是否符合 佛说。思维过后,再来评论也不迟。莫于 平实居士任何著作都尚未阅读,就一时冲动而来评论,而成就毁谤善知识之业行。此外,诸方大师及学子们有时会对 平实居士所说与经典比对,知道自己落处而默不敢言,此乃有世间智慧之人。亦有大师比对经典根本无法了知 佛所说真实义理,或者根本不从法义上判别、也不比对经典,怕面子难看及失去名闻利养,以师心自用之关系,就说平实居士是邪魔、是外道,说 平实居士甚深微妙正法为「法义有毒」,不仅断了诸佛子们亲随大善知识修学佛法之机会,丧失未来能够明心见性的机会,而且还误导众生毁谤善知识而相将入火坑,诚可悲矣!

 

平实居士自从证得般若实相心,以及眼见佛性以来,分别依总相智、别相智、道种智来简择诸方大师说法,从来不主动评论,都是因先被无根毁谤而被动响应作法义辨正,唯有二者是主动评论,那就是破佛正法最为严重的印顺法师及藏密邪法。印顺认同西藏密宗应成中观派,不仅否定第七识,而且还将贯穿三世因果的第八识否认掉。为了掩饰其断灭见本质,故以子虚乌有之意识细心来代替佛所说的第八识,作为贯穿三世因果的联系者,让原本可知、可证的第八识义学,变成不可知、不可证的意识细心玄学,因此印顺是从佛法的根本而破坏正法,破 佛正法最为严重,破法之重莫过于此。复次,印顺又说 阿弥陀佛之极乐信仰是太阳崇拜之净化,东方琉璃净土是娑婆世界天界之净化,根本不承认经中说有西方极乐世界及东方琉璃世界,使净土行者依止经典修行之往生标的顿成虚妄、顿失所依,其过极大,因此说印顺破 佛正法最为严重,一点也不冤枉他。

 

藏密本质则以印度教支派之性力派为主轴(说穿了就是以男女邪淫享乐艺术为本质),以自意妄想创造加诸于佛法名相,而妄称为佛法一支,乃至高推为证量高于显宗。然观其所言、所证,却落入乐空不二之离念灵知意识心中,落入贪着欲界最重贪爱之堕落法中,与释迦世尊所说真心从来离见闻觉知之正教,完全背道而驰。佛弟子随于别有居心之大师言教而推崇藏密,不知密宗索隐行怪及落处,夤缘附会,热衷修行,导致古时「藏密兴而佛教亡」的事件即将重演于今时,破坏佛的正法甚巨。就是因为这二者破 佛正法最严重, 平实居士不待彼等之毁谤,就主动评论的原因。然而 平实居士所作所为,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 佛的正法永续延传,为了挽救众多佛子于邪知邪见当中,不畏自己身命受到威胁的事实,也不畏诸方大师及佛弟子毁谤之事实,发出师子吼,冀望佛弟子能够分辨正法与邪法之差异,冀望能够扭转佛弟子邪知邪行,趣向佛菩提道,期望能如无尽灯一样灯灯相传,直到月光菩萨出世为止。

 

然而平实居士评论诸方大师、印顺及藏密之时,亦有极少数法师不能安忍,每用似是而非或者用颠倒黑白之歪理,造文来诬蔑 平实居士,此中以慧广法师最为代表。慧广法师错以离念灵知心为真心,故平常指导法师或学人们修证佛法,都以「放下」、「不执着」作为佛法的修证,从来不能在断除意识我见上面用心。更不知:别于离念灵知意识心之外,还有一个从来离见闻觉知,同时、同处而与见闻觉知的意识配合运作的真心,这都是现代佛教界闻所未闻的胜妙法;在平实居士出世弘法以前,现代佛教界大师们,从来无人说过。

 

慧广法师因为不能安忍自己所「悟」的离念灵知心被人破斥为意识妄心,而不能反驳成功的缘故,复不能安忍自己被成佛之道网站版工列为附佛外道的事实,思欲为文报复,然又心无把握,恐怕对方响应之后造成自己更没面子,乃以电子邮件向成佛之道网站版工,对平实居士所教授的眼见佛性妙法提出质疑,先加以试探,想看 平实居士如何回应;若无法响应,即可公开造文对 平实居士加以破斥。但 平实居士认为彼既非以真实姓名请问,不具诚意,则不需给与回复,乃吩咐版工及同修大众置而不覆。时隔半年,慧广法师误以为正觉同修会无法答复其质疑,误以为自己的邪见是正见,误以为真的抓到 平实居士把柄了,误以为可以藉此题目而一文成名,误以为可以一吐被人否定离念灵知心的恶气了,便于半年后书具真实姓名,而于公元二○○三年七月,在《僧伽杂志》第四十八期刊登偏邪的「眼见佛性的含义」一文,在文中公开否定 平实居士所传的眼见佛性妙法,想藉成功的否定 平实居士的事相,来扭转自己所悟非真及被列为附佛外道之事实。

 

但由慧广法师所写文字,及在网站上所贴文章的事实,证明慧广法师明心也无,如何能知更上于明心境界的眼见佛性功德?既然眼见佛性也无,又如何能够撰写眼见佛性境界之文字而非难已曾眼见佛性的平实居士?由此可知,慧广法师用自己想象的眼见佛性境界、用自己错解的眼见佛性知见,用似是而非、颠倒黑白的眼见佛性邪见,来撰写「眼见佛性的含义」一文,如是行为,已成就毁谤胜义菩萨僧、毁谤最胜妙佛法之无间地狱最重罪,将于未来无量世受长劫特重纯苦的地狱果报,真是可怜啊!就是因为慧广法师撰写偏邪的「眼见佛性的含义」一文,公然扭曲 佛说眼见佛性内容的因缘,成就末学写造《眼见佛性》「驳慧广法师『眼见佛性的含义』文中谬说」的缘起。文中,末学将一一举示慧广法师对佛法知见的错谬处,使 佛的正法能够昭然于世;也藉此机会,为已学、当学的佛弟子们建立眼见佛性正知见,为佛子四众将来缘熟时眼见佛性而作准备。就以叙述此书的缘起,代替序文。

 

   菩萨戒子 游正光 谨序

   二○○四年五月于正觉讲堂

  ********************************************

        [下一页        回总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