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 见 佛 性

     驳慧广法师「眼见佛性的含义」文中谬说   正光居士 着

     [142-192页]

   慧广法师又云:二、略说一些观念差异:「眼见佛性」这个名词的出现佛教界,并广为大家所知悉,根源于台湾萧居士团体。他的禅宗自创一说,说法不同于传统禅宗。如以下几种说法:

 

将「明心」和「见性」分做两段。「明心」是见得第八识(阿赖耶识);「见性」是「眼见佛性」。「明心」不是「见性」,「见性」也不是「明心」。这种说法与传统禅宗说法不同。

 

再来,他说,心是体,性是用,这也不同于传统佛教「性是体,心是用」之说。他又说,真如是体,佛性是用。这也不同于佛教所说,真如、佛性是同体异名之说。

 

他以第八识、如来藏为佛陀正法,凡不承认有第八识及如来藏的,都被归于断见邪知。于是整个佛教界人士不是被说成断见外道,就是常见,都成了「附佛外道」!

 

以他的第八识、如来藏理论来说,连被称为释迦第二的龙树菩萨,也是「附佛外道」了。因为从龙树的般若中观思想中,看不到有第八识、如来藏。坦白说,连教主释迦牟尼佛,也都成为他眼中的附佛外道了,因为从记载佛陀言行的四部《阿含经》中,我们找不到佛陀有谈到第八识与如来藏。所以,佛教教主也成了附佛外道。这可真是笑话!当然,他很聪明,他说阿含有密意,就是在说第八识与如来藏。】

 

正光辨正如下:此段分三小段来说明。第一小段证明眼见佛性是平实居士依据经典及证悟祖师而说,并非自创。

 

眼见佛性一词出现于《大般涅盘经》卷八:【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佛性如是微细难知,云何『肉眼』而能得见?」佛言:「迦叶善男子!如彼非想非非想天,亦非二乘所能得知,随顺契经以信故知。」】翻译成语体文为:迦叶菩萨向 佛禀白:「世尊!佛性那么微妙细腻而难以了知,怎么可以用父母所生的肉眼而得眼见佛性?」 佛答复迦叶菩萨言:「迦叶善男子!就好像二乘慧解脱的圣人,若未修得第四禅及神足通,尚且不知道四禅天人的境界,云何能知非想非非想天的境界?纵使修得非非想定,若未修得神通,仍须于舍报往生到非非想天以后方知非非想天的境界。所以慧解脱的阿罗汉们,现在尚未舍报之时则是因为随顺契经而相信 佛的开示的缘故才能知道,所以也因为随顺佛语的缘故而知道可以用父母所生的肉眼看见佛性。」由此可知,此眼见佛性一词早在 世尊时代就已经出现了,非是平实居士所自创的。但在后来,不仅由证悟的极少数祖师与 平实居士亲证而弘传之,而且现在以书籍广为宣说,因此而被错悟法师及修学佛法三、五年的初机学人知道有「眼见佛性」一辞,如今已经有很多佛弟子知之,也都知道是经中所说的正法,为何慧广法师却反诬说:「『眼见佛性』这个名词的出现于现代佛教界广为大家所知悉,是根源于台湾萧居士团体」?由此可以证明二件事:一者,慧广法师心不诚实,故意颠倒黑白,歪曲事实,赃诬为 平实居士独自创造的法境,想要让大众误以为「眼见佛性一辞广为大家所知悉,是根源于台湾萧居士团体」,想要藉此言语而使佛门四众弟子永远不信有眼见佛性的实证境界,想要藉此而让四众学人都失去眼见佛性的因缘。二者,由于慧广法师故意颠倒黑白,歪曲事实,诬指是平实居士个人独创,就可以证明慧广法师自己本身并未曾眼见佛性,何以故?真正眼见佛性真实之人,必定赞同 平实居士所开示眼见佛性正理故;可是现见慧广法师撰文来评论 平实居士眼见佛性正理,当知即是尚未眼见的人,那当然正是凡夫僧,所说则不足为凭。而且,经中明载佛语,确实可以父母所生眼而亲见佛性,慧广法师身披僧衣,却不信佛语,想要误导四众佛子都不相信佛语圣教,是谓居心不良者。如是行为,世间法尚且不容,更何况是贵为僧宝的慧广法师所应为?如是行为,只会增加他自己的染污性,无益佛法的修证;试想慧广法师出家所为何事?放着现成可能亲近修学而得亲证的机会,却只因为身着僧衣而生慢的缘故,就昧着良心,蒙着眼睛,对经中的佛语圣教故意视而不见,故意扭曲之,故意诽谤之,早就忘了当年出家时想要学法、证法的初心了,又造下这个诽谤在家胜义僧的地狱业,至今还不知自我检讨,将来舍寿时将如何承担?因此正光不禁感慨万千。

 

第二小段,慧广法师云:【他的禅宗自创一说,说法不同于传统禅宗。如以下几种说法:将「明心」和「见性」分做两段。「明心」是见得第八识(阿赖耶识);「见性」是「眼见佛性」。「明心」不是「见性」,「见性」也不是「明心」。这种说法与传统禅宗说法不同。再来,他说,心是体,性是用,这也不同于传统佛教「性是体,心是用」之说。他又说,真如是体,佛性是用。这也不同于佛教所说,真如、佛性是同体异名之说。】

 

正光辨正如下:在辩正之前,先来看看慧广法师所谓的明心见性,是否符合 世尊开示的圣教?譬如慧广法师在《从无我空到达解脱》一书中,第一四四页~一四五页云:【明心见性,就是证入原始佛教所说的四果: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之中,从此成为出世间的圣人,解脱了三界束缚,过着无忧无虑,真实自在的人生了。

 

同时,明心见性也就是证入宇宙人生的本体。本体是空,但空中含有,空有不二。这就是为什么要用「明心见性」四字连在一起,来表达对本体的证悟。本体具有空和有两面,空是性体,有是心用:依心而有,依性而空。所以,用心以明有,用性以明空,才成空有不二。否则,单用明心,不知心体空,岂非常见外道?……

 

所以,究竟说来,一切唯是心。心又是什么呢?心就是本性之用,本性是空,那么,从性空中现起的心用——有,必然也是空。了解到有是空,这是我们明白有的目的。如此的有,才是真正的有、完全的有,溶现象于本体的妙有。

 

众生性空,见性也就见空了。那么,从何处去见空呢?从有中见空,所以说:明心见性,明白心——有是空,便见得有之性。】

 

正光辨正如下:四果人有二种,有小乘四果及大乘通教四果之区分。佛弟子应该知道小乘初果是须陀洹,已断三缚结——我见、疑见、戒禁取见。其中断我见则不再认取觉知心及处处思量做主的意根为我;断疑见则是对诸方大师是否已断我见、或者未断我见,悉能知之,心得决定,不再怀疑,名为断疑见,也就阿含中佛所说的「于诸方大师不疑」的意思;断戒禁取见时,则了知解脱境界、解脱果报的证得,非是从外道所施设种种与解脱道无关的戒行而证,名为断戒禁取见。二果斯陀含,则是因为断我见而后进修以后,薄贪瞋痴;三果阿那含,已断五下分结——三缚结及贪、瞋二结;四果阿罗汉,已断五上分结——欲界爱、色界爱、无色界爱、慢、掉举。

 

而大乘通教法中亦有菩萨初果、二果、三果、四果,譬如《大般涅盘经》卷三十六曾云:【须陀洹者亦名菩萨,何以故?菩萨者即是尽智及无生智,须陀洹人亦复求索如是二智,是故当知须陀洹人得名菩萨。须陀洹人亦得名觉,何以故?正觉见道断烦恼故,正觉因果故。正觉共道及不共道故,斯陀含乃至阿罗汉亦复如是。】亦如《大萨遮尼干子所说经》中的四向五果,都是大乘菩萨所证的通于原始佛法声闻教的果证。由此可知,菩萨亦须求解脱果之尽智——后有永尽的智慧及无生智——不再出生三界中轮回的智慧。然菩萨与声闻之同与异,就在正觉共道及不共道

 

所谓正觉共道者,就是声闻与菩萨都断除烦恼障的现行,也就是断除见惑与思惑。所谓正觉不共道者有二:一者,二乘人从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观察一切法都是虚妄,因而在初果时,断除一念无明——见一处住地烦恼——断我见及身见,不再以清楚明白的意识心、处处作主的意根及色身为我,但是并未找到一切有情生命的实相心。菩萨则不然,从参禅的方法,找到一切有情生命实相的第八识心,不仅破除一念无明中的见一处住地烦恼——三缚结,而且也打破了无始无明。二者,二乘人从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观察一切法都是虚妄,未明心故,所证极果是解脱道的阿罗汉果,舍寿时取证无余涅盘,不复回心受生于三界中,不再利乐有情。而菩萨找到有情生命实相的第八识心,则入大乘别教菩萨僧数中,可以长劫入短劫,在不到三大无量阿僧祇劫中,地地增上而迅速成就佛菩提道之究竟极果——成佛。

 

综合上述所说,菩萨明心与见性,不仅可以证入原始佛教及大乘别教的所说的四果,而且还能证入二乘人所不能证得的佛菩提道的智慧,了知生命的实相——第八识实相心,因此非如慧广法师所说「明心见性,就是证入原始佛教小乘的四果」而已,故慧广法师说「明心见性,就是证入原始佛教所说的四果」之说并非正说,是他自己的臆测妄想。又如《胜鬘经、如来藏经、楞伽经》中, 佛都曾开示说:二乘圣人不能亲证如来藏。甚至说:二乘圣人对如来藏都是心想所知,而不是亲证。而法界一切法又都是从如来藏中直接、间接、辗转出生,既然如是,则法界实相就是如来藏——第八识阿赖耶、异熟、无垢识。所以明心就是亲证第八识如来藏的所在,而不是断我见与断我执的二乘四果圣人的境界;经中 佛既明说二乘圣人不能证得如来藏,当然就是不曾明心的人,慧广法师却不读经典,虚妄的主张断我见我执的二乘四果人就是已经明心的人,真是少闻寡慧的凡夫。

 

如果说他已经读过上面所举证的经典,而又故意扭曲经典中的 佛意,反说二乘不回心的四果人就是大乘别教中的明心者,等于亲证如来藏的人,则他如非颟顸,那就是故意颠倒事理,故意违背 佛说,故意误导众生,心地可就邪得很了!这不但是大乘经中说定性阿罗汉不能证得第八识如来藏,在小乘经中也可以证实:想要成为阿罗汉的人,只须断除我见与我执就行了,根本就不必证得第八识如来藏。所以断我见与我执,则只须观行五蕴、十八界的虚妄,就可以断除,不需亲证如来藏;慧广所崇信的小乘经典中既然都如此说,他怎么可以违背自己所信受的原始佛法经典 佛说?所以说他是故意扭曲原始佛教经典中的 佛意,心地不纯正。

 

接下来谈空有不二的道理。慧广法师云:【本体是空,但空中含有,空有不二】;又云:【心又是什么呢?心就是本性之用,本性是空,那么,从性空中现起的心用——有,必然也是空。了解到有是空,这是我们明白有的目的。如此的有,才是真正的有、完全的有,溶现象予本体的妙有】;又云:【明心见性,明白心——有是空,便见得有之性】。

 

正光辨正如下:此分四部分解释如下:一者,阿赖耶识与万法之关系:阿赖耶识借着《楞伽经》所说的七种性自性之一——大种性自性——来接触四大、摄取四大,因此缘故,阿赖耶识能执持受精卵及摄取四大而使受精卵分裂及长养,因而有吾人之色蕴出现,故色蕴是阿赖耶识投胎后最早、最直接出生之法。因色蕴五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出现之缘故,则与意根成为六根具足。其中前五根是色法,是在今世母亲子宫里借着父精母血及母亲的四大才渐渐圆满成就;后一意根是前一世中阴身之意根携第八识投胎而来。因六根具足的关系,能接触外五尘而变现内六尘相分,故内六尘相分是阿赖耶识间接出生之法。因有内六尘相分故,必有见分出现,因而产生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及意识,此六识是阿赖耶识借着根、尘、触而辗转出生之法,亦是唯识学所说:根、尘、触生眼识乃至意识之正理,具见原始佛法四阿含诸经 佛语圣教。因有六识之缘故,故能作种种了别,譬如眼能见色、耳能闻声、鼻能嗅香臭、舌能尝味、身能触觉、意识能作思维、整理、归纳、了知,都是直接、间接或辗转从如来藏阿赖耶识中出生,此亦即是《大乘密严经》卷下所说正理:【阿赖耶识变似众境弥于世间,染意攀缘执我、我所,诸识于境各各了别】。有了六识的出现,有情能够思维变现世出世间种种诸法。譬如世间法为飞机、导弹、飞弹、计算机、艺术及禅定等等,出世间法如修学三乘菩提等等之法。由于世出世间种种诸法是透过六识才产生,更是辗转之法。因此综合以上可知,一切诸法都是从六识而生,然六识是根、尘、触而有,而根、尘、触都是阿赖耶识所摄,故知阿赖耶识是一切万法的根源,证成《大乘密严经》正理:【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既然阿赖耶识是一切染净法之所依,是阿赖耶识所生法,是阿赖耶识因作用而有故,则知有阿赖耶识本体及能生诸法之作用二种法存在。但慧广法师却只承认第六意识为常住法,不知道教理上所说意识是因缘生、因缘灭的生灭法;也不知道理证上意识夜夜断灭、闷绝断灭、入无想定断灭、入灭尽定断灭、入正死位断灭的现量,还公开的倡议说意识是常住法,根本就是未断我见的凡夫,和常见外道的见解完全相同。

 

二者,阿赖耶识能生七转识:阿赖耶识如上所说,能变现自身色蕴及山河大地等外相分,透过有根身与山河大地等外相分相接触后,由阿赖耶识出生与外境非一非异之带质境内相分,意根欲了知带质境内相分故,遂使意识现行了别,而意识现行同时也引生前五识一起现行而了别。前五识作较粗的分别,意识除了作前五识的粗分别外,也做较细腻的分别;并于意识如理作意了别后,再由意根做主,其中阿赖耶识于七转识种种运为中配合无间,故说真妄和合似一的道理。因此真见道者,能现观阿赖耶识所显真如之法性,随时随地看到有情阿赖耶识真心运作,也知道七转识是由阿赖耶识所生,了知阿赖耶识的体性后,能够转依阿赖耶识本来无生的体性,继续利益有情永无尽期。因此正光用一偈来说明此中关系:「悟前分真妄,悟后妄亦真;知妄从真生,从此用真妄;利乐诸有情,生死无疲倦」。由此可知,七转识妄心是由阿赖耶识真心所生,从七转识摄归阿赖耶识真心,而从阿赖耶识真心的立场来看七识妄心时,则妄心摄归真心的缘故,从证悟者的立场来看,也可以说妄心亦是真心,故华严说一真法界,故真悟者常说一真一切真。此外,阿赖耶识与七转识同时、同处配合运作,而成就世出世间种种诸法,如同《大乘密严经》卷下所说正理无二:【意等诸识与心共生,五识复与意识同生,如是恒时大地俱转】。如是正理,说七转识是阿赖耶识的局部体性,是阿赖耶识的种种作用之一,斯有何过?由此而知故,证有阿赖耶识本体及能生七转识的作用二种法存在。既证有能生意识的如来藏存在,则可证知意识虚妄,慧广法师为何要将被生的离念意识强说为真心?其慧广在何处?

 

三者,阿赖耶识与五十一心所有法、色法十一、二十四心不相应行法、六种无为法之关系:如上所说,若无阿赖耶识,则无七转识,由此可知,阿赖耶识在人间境界正常生活中,必定八识心王具足;若无八识心王具足及运作,则五遍行心所有法不能在人间生活中存在运作;若无五遍行,则五别境心所有法亦无法生起配合运作;若无五别境心所有法,则不能了知一切诸法;若不能了知一切诸法,则善十一、六根本烦恼、二十随烦恼、不定四等四十一心所有法亦将不可能现行及存在。若无八识心王与五十一心所有法等二位诸法和合运作,则无色十一法可让行者现前察观察及体验。因有八识心王、五十一心所有法、色十一等三法和合运作,才有二十四心不相应行法存在,所谓得、命根、众同分、异生性…等法由吾人所了知。若无八识心王、五十一心所有法、色法十一、二十四心不相应行法等四类法的和合运作,则无法显示六种无为,所谓虚空无为、择灭无为、非择灭无为、不动无为、想受灭无为、真如无为。此即百法明门所说正理:「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三位差别故,四所显示故,如是次第。」由上可知,八识心王等九十四种法是由阿赖耶识所生的法,六种无为是八识心王等九十四法的所显法。而所显法是依能生法与所生法的和合运作而显现,本身并无作用,故知八识心王等九十四法是阿赖耶识的作用或所显示无疑。然八识心王等九十四法所生法,最后都还是汇归于八识心王;而八识心王最后则汇归于第八识——阿赖耶识,因此,若无阿赖耶识本体,如何有百法、千法乃至万法之出生?故知有阿赖耶识本体及诸作用二种法存在。既然如是,慧广法师怎可否定如来藏而认定离念的意识觉知心即是真心、实相?身为法师却如此否定正法、破坏 佛的圣教,当然无法令人接受。

 

四者,阿赖耶识能贯通三世因果丝毫不爽:《大宝积经》卷五十七:【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经中已明示,凡夫前世造净业、善业、恶业、无记业,都由阿赖耶识执持而不失,待临命终时,如来藏自然会将所有净业及善、恶业境现行,意识心决定了知皆是自己此世所造,五趣境界随即现前,或者往生人间、天上继续修学三乘菩提,或者在欲界天、色无色界天轮回,造恶业及谤法者则往生三恶道轮回受苦。譬如修净业之明心见性的人,而且不否定 佛的正法,就能继续出生在人间或天上修学佛菩提道;修十戒善业则往生欲界天,修五戒善业而不行十善则往生人道,造下品五逆十恶则往生畜生道;造中品五逆十恶则往生饿鬼道;造上品五逆十恶则往生地狱道;造谤佛、谤法、谤僧、大妄语等大恶业则往生无间地狱受长劫尤重纯苦果报,待受完地狱正报后,尚有余报——辗转于饿鬼、畜生道一一受生报偿,然后才出生人间,前五百世盲、聋、瘖、哑、贫穷、愚痴,亦不闻佛法。待能脱离盲、聋、瘖、哑、贫穷之余报,复因谤法习气未灭故,听闻所未曾闻深妙佛法时不能信受,更再谤佛、谤法、谤僧,又堕入无间地狱受苦,求出无期。前世若造净业、善业、恶业,而感生今世异熟果报,今世复又能造净业、善业、恶业,而感生未来世异熟果报,因此,若无阿赖耶识执持净业、善业、恶业种,如何有三世因果建立而丝毫不爽?现见慧广法师所说的离念灵知意识心完全不能执持业种故,如是证知必有阿赖耶识本体及感生异熟果报之作用二种法存在。既有阿赖耶识能出生离念灵知心意识,又能执持意识所不能持的业种,当知意识心虚妄,慧广法师怎可妄自否定如来藏而认同常见外道所错误认定的「常不生灭」之意识是真心?身披僧衣而认同常见外道见,您是不是狮子身中虫?还能对佛门四众解释吗?

 

此外,阿赖耶识还有种种诸作用,譬如七种性自性、不可知执受……等等作用,都不能离开阿赖耶识而有作用,限于篇幅不能详解,读者可依此道理推之,都可以证明有阿赖耶识的存在及其作用的存在。

 

综合上述所说,大种性自性、七转识、五十一心所有法、色法十一、二十四心不相应行法、贯通三世因果丝毫不爽、……等等作用,都不能离阿赖耶识而有,也都不是慧广法师所说的意识心所能稍微运作一丝一毫。而此阿赖耶识正是 佛说法四十九年开示的「我、无我、本际、涅盘、如来藏、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无住心、阿陀那识、异熟识、真如」等等异名,也是禅宗所言「祖师西来意、本来面目、佛法大意」等等异名。由此可知,明心证悟之人所悟的心,就是第八阿赖耶识,因证得阿赖耶识故,般若总相智慧出现,绝非慧广法师所说的离念灵知的意识心。为了求证阿赖耶识而勤练看话头功夫,于参究中体验阿赖耶识在种种作用中,与妄心意识觉知心和合运作似如一心之正理,并且确定所悟之阿赖耶识心体是法界之根源而转依之,才是禅宗的明心现量。又于明心之后修集福德,为眼见佛性而作庄严;并进一步增修看话头的功夫,定力与福德都足够以后,由于一念慧相应慧而能眼见所有众生的佛性,亲证身心及世界如幻观,此乃禅宗所谓见性之正理,亦是 平实居士所开示「明阿赖耶识本体以后,再过重关、眼见佛性」的道理。

 

反观慧广法师因错解阿赖耶识本体(空性)及佛性的运作(有性),故将阿赖耶识真心犹如虚空的心体说为性空(说成五阴、六识、一切法缘起性空),简直是天悬地隔,因为缘起性空是讲五阴六识与意根的虚妄,说的是前七识的虚妄;但是空性却是指第八阿赖耶识心体其性无形无色而实有能生万法的作用,所以性空讲的是前七识,空性讲的是第八识,两者根本就不同,慧广却不懂这个事实,将两者混淆不清、混为一谈,所以便将性空与空性混为一谈,根本就是不懂三乘菩提异同的世俗人,枉披僧衣,完全不能利乐众生。而且,他将空性心体说成缘起性空,那就使真心成为生灭之空相法了,难怪他会提出「性是体,心是用」荒谬说法,不仅违背 世尊开示「心是体,性是用」,也违背证悟祖师明心见性的开示。因此缘故,导致明心、见性知见全盘错误。

 

譬如明心部分,慧广法师云:【心有真心和妄心,妄心即是凡夫的八识。其实这八识,前七识都是从第八阿赖耶识分出,全部八个识,只是见分的八个功能,并非是八个东西】(从无我空到达解脱,第一六一页)他这样说,则又建立了第九识见分了,又会产生无量的过失出来。「全部八个识,只是见分的八个功能」,意思是八个识是由见分所出生的功能;除非他的语文用辞定义是中文以外的另一种定义,否则他的说法正是这种意思;那就是说,他认为另外有一个见分显现了八个识的作用出来;请问:见分是什么?是心?是识?还是什么我们所不懂的东西?但是,见分只是八识心王的功能差别而已,慧广法师根本不懂见分是什么,就乱说一气、误导众生,太不负责任了!

 

所谓见分,就是八识心王的识别功能;八识心王各有不同的识别功能,譬如阿赖耶识能了知有根身、器世间、业种、七识心王的心行、甚至其它众生心的七识心行(无生法忍的修证者),这就是阿赖耶识所有的见分。七识心能了知意识心的全部心行,也能遍缘一切法,这就是意根的见分。意识能了知一切法尘及五尘,真悟者也能了知意根和阿赖耶识的心行,也能了知自己的心行,这就是意识的见分。五识能了知五尘境界的粗相,这就是五识的见分。然而这些见分是什么体性?说穿了,其实就是八识心王所共同或分别拥有的五十一个心所有法的功能,这就是见分;所以见分就是八识心王的作用,所以见分是性用,以八识心王为体。但是慧广法师无慧、慧狭,竟然将心体贬为「心体性用的性用」,竟将能出生见分功能的心体,贬为心体所生性用的功能,那岂不是世间最最颠倒的人吗?这种人竟然能担任法师教导众生正见的职务,岂不是众生的悲哀?所以,事实上是:见分是八识心王的功能,是八识心王的作用。慧广法师智慧不广,知见颠倒,而又喜欢强出头、爱表现,如今反而落得「愚痴、慧狭」的骂名,一世英名从此付诸东流,有何智慧可言?

 

此外,他又说:「前七识都是从第八阿赖耶识中分出」,既有第八识出生了前七识,当然就应该以第八识为实相心、真心,因为如他所说「前七识都是从第八识分出」,显然第八识是前七识的俱有依,是前七识的根本,那他将离念灵知的意识心第六识处于离语言妄念的状态中,就强行建立为真心、实相心,那不是前后矛盾、自打嘴巴的说法吗?又怎能振振有辞地的责备以第八阿赖耶识为真心的 平实居士?这样颠倒其见的人,怎能担任教导众生破除无明的法师职务?众生随他学法,怎能不被误导而知见同样的颠倒?

 

他说阿赖耶识只是见分的功能,言下则是说阿赖耶识也是虚妄法,不是实相法;那他所说的离念灵知心意识当然更是虚妄心了,又怎能说离念时即是真心?因为离念灵知心是从第八阿赖耶识中出生的。而且,教下也说阿赖耶识不是别法所出生的功能,而且是出生一切法的心体;有经为证,《大乘密严经》云:【阿赖耶识恒与一切染净之法而作所依,是诸圣人现法乐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诸佛国土悉以为因,常与诸乘而作种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此一段经文中已经明言:阿赖耶识恒为一切染净法所依、诸位圣人所住的三昧境界,若能够证得阿赖耶识,即能渐渐的成就佛道了。阿赖耶识既是一切染净诸法的所依,而见分也是摄在一切诸法之中,因为见分只是五十一个心所法显现的功能,摄属八识心王的功能,由此可知,阿赖耶识本体就是真心,怎么会是慧广法师所说:【心有真心和妄心,妄心即是凡夫的八识】?如是错会,将导致整个佛法的修证全盘错误,而且还会衍生出许多的过失;不但如此,他讲了这一句话以后,又主张离念灵知意识心就是真心、实相心,也一样会衍生出许多的过失,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再一一加以破斥了。

 

又《成唯识论》广说八个识都有相、见二分之说,为何慧广法师说:【八个识只是见分的八个功能而已】?譬如《成唯识论》卷二云:【然心、心所一一生时,以理推征各有三分,所量能量、量果别故,相见必有所依体故。】论中已明示心(八个识)及心所法一一生起时,皆有相分、见分、自证分三分,而自证分仍是见分所摄,故总括有相分、见分二种。而此相见二分非因缘、非自然生,是以阿赖耶识为因,藉种种种缘而生,所以见分只是八识心王的功能性,不可如慧广法师一样的颠倒说「八识心王是见分的功能」,否则就违背圣教,也违背理证了。

 

又前五识现起时各有其相见二分现起,其相分为心行法相,见分为六识的识别功能;其六识体性各各不同,如眼识有分别色尘(显色)的心行相分,耳识有分别声尘的心行相分,鼻识分别香嗅、舌识分别酸甜苦辣、身识分别细滑触等心行功能,都是各有相分的,而五识分别五尘的功能即是见分。前五识尚且各自生起相、见二分,更遑论意识、意根、第八识亦能生相见二分了(正光案:第八识亦有相、见二分,而此相、见二分非在内六尘中起分别作用,而是对七转识之心行、色身之执持等等作分别,故《维摩诘经》云:【知是菩提】,《成唯识论》云:【识谓了别之意】,即此之谓也。大众如欲了知详情,请阅 平实居士所著《灯影》一书第二○四页~二○六页就可了知)。因此,八个识运作时,一一识各有相、见二分现起,而非慧广法师所说八个识只是见分的八个功能而已,他这样的说法,正与圣教和现量颠倒。由此可知,慧广法师连最基本的唯识相、见二分尚且错会,也难怪会落入一念不生离念灵知意识心而不知,也难怪会妄谓阿赖耶识是妄识、妄谓阿赖耶识是妄心了。因此,正光可以断定,慧广法师若仍坚持己见而不肯随顺正理,则今生见道尚且无缘,云何能知、能证、能说明心乃至见性的境界?

 

慧广法师是最没智慧的法师之一,因为他常常自语颠倒、自打嘴巴!如前所说:离念灵知心既具有五遍行与五别境的心所法,并且能具足的运作这十个心所法,当然就是意识心。他自己又说意识心是从第八阿赖耶识中生出来的,当然意识心不论有念或是离念时都仍然是意识心,那当然就是妄心了,总不可能被出生的法会变为真心吧?如果意识离念灵知心可以变为真心,则能出生真心意识的阿赖耶识岂不更是真心了?那么慧广法师的意思是不是说:真心有两个?真是如此,则他前面所说的心只有一个的说法,又岂不是自打嘴巴?那岂不是也证明 平实居士所说「阿赖耶识是真心,离念灵知的意识心是妄心」的说法完全正确?那岂不正是由慧广法师自己来证明他自己说错佛法了?岂不是已经由他自己证明 平实居士所说的法义完全正确了?那他还四处贴文诽谤 平实居士作什么呢?

 

再谈一谈慧广法师所说的「性是体,心是用」的说法有何过失?

 

譬如他所说的「见性」部分,慧广法师云:【那么,「见性」的情形是怎样呢?就是见分溶入于空性,也可以说见与性合。性又是空,因此,又是见与空和。和合中,见即是性,性即是见;见即是空,空即是见——见与空、一体无异,寂而能照,虽寂能用,是个寂灭灵知,而能寂照同时。】然而「见分溶于空性」的说法,其实是被藏密祖师的妄想所影响的妄说,因为见分是不可能溶于空性中的,因为见分本属八识心王的功能,怎能溶于空性中?溶于空性中的意思,必须是另有一个心外之法,从外而入、合并为一,才能说是溶入;可是见分本来就属于空性心的功能,也是空性心阿赖耶识所出生的七识心王的功能,本来就都在空性心体上面运作着,本来就没有离开过空性阿赖耶识,又怎能从空性剥离之后再溶入空性中?这不是慧广法师个人的颠倒妄想吗?

 

复次,「见分溶入于空性」的说法纵使能够讲得通,纵使真的可以如此,其实仍是意识心的虚妄想像,仍逃不出《楞伽经》 佛所说【意识者,境界分段计着生】之范畴,何以故?于见分既有溶入空性、或者不溶入空性二时,即是有出有入,非是真心从本以来不出不入的实相境界也。又寂灭灵知,而能寂照的同时,亦是意识心行,何以故?有一寂灭灵知之境及能知寂灭灵知境界而能寂照之心,不离能摄与所摄、能寂与所寂,尚且违背《楞伽经》卷四:【二种摄受生,智者则远离】之正理。如何可说这种虚妄想的境界即是 世尊及证悟祖师所说的眼见佛性之正理?由此可知,慧广法师根本未曾眼见佛性,既然未曾眼见佛性,云何能知、能证、能说眼见佛性境界?未之有也!

 

慧广法师不同意 平实居士所说的「心是体,性是用」的正理,所以他说:【再来,他说,心是体,性是用,这也不同于传统佛教「性是体,心是用」之说。】但是他提出这种反对,正显示他根本就不懂佛法正理。而且,正光也必须先作说明:传统佛教中并没有人提出「性是体、心是用」的主张。只有那些悟错了的人,只有那些还没有悟到如来藏而不懂般若真实义的凡夫法师,才会说「性是体、心是用」的谬理;一切真悟的祖师和真悟的近代法师居士,都不会这样心生颠倒的乱说佛法。

 

「性」永远都只能是作用,而不可能成为「体」,这不但是世俗人的常识,更是学佛人所应当具备的基本常识。有智慧者因喻得解:譬如黄金有打造成金饰而被人作为观赏的性用,亦有被人取来作为有价财物的作用,亦有被人取来作为发行货币准备的作用,亦有被人取来作为工业产品的作用,……等作用;但是这些作用虽然都是黄金的作用,却都是因为黄金具有稀少性、极佳的延展性、永不锈蚀性、可珍贵性,所以会这些作用;但是这些作用与体性,都永远不可能是体,永远都是黄金本体所出生的作用、所显现的体性,所以这些性用都不可能是体;如今却有世间最最愚痴的慧广法师,竟然说「黄金是用、金性是体」。

 

又如太阳是体,太阳的热性与旋光性是用;如果没有太阳本体,根本就不可能会热性与旋光性;所以热性与旋光性都是性用,都是以太阳为体。如今慧广法师却颠倒其说的主张「性是体,心是用」,就如同愚人大声主张:太阳是用,热与光是体。所以,不论是在世俗逻辑上来说,或者在理证与教证上来说,一定都是如来藏心——真如——为体,如来藏所出生的六尘外的真觉之性——佛性……等性为第八识心体所出生之作用;如果没有了真如心体的存在,佛性……等性用都将不可能存在,何况能作为真如心体的根本?慧广法师怎可心生颠倒的主张「性是体,心是用」?

 

慧广法师如果读了这一段辨正,顺风转舵而辩称他没有说过这种说法,那么我们且就真如与佛性的道理来辨正他的说法,且举出他在文章里的语句,就能证实他是「以金性为体、以黄金金体为用」,「以热性旋光性为体、以太阳为用」的颠倒人,慧广法师说:【他又说,真如是体,佛性是用。这也不同于佛教所说,真如、佛性是同体异名之说。】

 

然而佛性是从真如心体(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出生的作用,不论是眼见佛性所说的佛性,或是明心者眼见成佛之性所说的佛性,都是从真如心体中出生的作用(前者)或现象(后者);如果没有了真如心体(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心体),也就不可能会有佛性的出现与运行,所以佛性也是如来藏所显示出来的自性;既然是如来藏真如心体所出生、所显示的自性,当然一定是以真如心——如来藏阿赖耶识——为体,所以 佛说「一切法即阿赖耶识,阿赖耶识即一切法」,正是这个道理。但是慧广法师身为法师,本应是懂得佛法、弘扬佛法之师,事实上却不懂佛法,枉称是法师,其实是个佛法的门外汉,竟连这种极粗浅的道理也不懂;可以说他既不懂经教,也不懂理证,连修证佛法最基本的见道证量都没有的人,竟然敢质疑已有种智的菩萨,在质疑时乱说佛法,而且还印在文字上广为流通,将把柄亲自送给别人,岂不是丢人现眼丢到家了吗?

 

既然佛性是从真如心体中出生的作用,当然应该是与真如心体非一亦非异才对;但是慧广法师却如是说:「真如、佛性是同体异名之说」。可是自古以来,只有错悟的祖师会这样说,或者少数悟得很浅而没有般若别相智、种智的祖师,才会这样说。因为,「真如与佛性是同体异名之说」,这句话的意思是:真如心即是佛性,佛性即是真如心,二者完全没有差别。这样一来,就有过失了:当定性阿罗汉入了无余涅盘之中时,佛性就永远断灭而不再现前了,只余佛性种子住于真如心中而不现行。但因为亲证佛性的菩萨们是永远都不入无余涅盘的,所以在正死位、灭尽定、眠熟位、无想定、闷绝位中,佛性也都恒常不断的现行运作不断,穷未来际都不会有剎那间断的时候,所以佛性是常;这些道理,连二乘俱解脱圣人都还不能知晓,何况慧广法师凡夫之人,如何能知?慧广既说「真如心即是佛性」,说「真如心与佛性同体而异名」,而无丝毫的差别性,那么在无余涅盘境界中,佛性断灭不现的时候,真如心体也应该是一样灭失了,那么无余涅盘就成为断灭境界了。这样一来,慧广法师的意思就会成为「诽谤二乘圣人所证的涅盘是断灭境界」,也会成为「诽谤 佛所说的法是断灭法、同于断见外道」的谤 佛谤法者。不知慧广法师对他自己这样的说法,会有什么看法?看来您对这个严重的过失,似乎仍然完全没有警觉到,正光在此提出来,请您自己评评看:「真如心体与佛性是同体异名」,这个说法究竟对不对?

 

第三小段,慧广法师云:【他以第八识、如来藏为佛陀正法,凡不承认有第八识及如来藏的,都被归于断见邪知。于是整个佛教界人士不是被说成断见外道,就是常见,都成了「附佛外道」!】

 

正光辨正如下:一、理证方面,如同上一段辨正文中,已经说明唯有如来藏阿赖耶识的证悟,才是大乘别教般若正理的开悟境界;如果慧广法师所说的离念灵知意识心,都可以是真心,那么第八识如来藏当然更是真心了。而且您自己都已经招认:「前七识都是从第八识中出生的」,依据您自己的说法,则您所说的离念灵知的意识心必然是妄心,则平实居士所主张、所亲证的第八识如来藏当然才是真心,您所说的这一句话已经说明了如来藏才是真心的正理,结果您却又否定自己的说法,而说第八识如来藏不是真心。如果您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不是真心,那您又怎可以说离念灵知意识心是真心?因为您的离念灵知只是意识心,是从如来藏阿赖耶识中出生的生灭法;您的这些自我矛盾、自打嘴巴的说法,如前已说,不再重复辨正。

 

而且,如果您所说的离念灵知意识心可以是真心,而这个真心又是从如来藏阿赖耶识中出生的真心,那您的意思是不是说法界中确实有两个真心?是不是说法界中的实相有两个?那就要请问您:您的五蕴、十八界,是从您的如来藏中出生的?还是从您的离念及有念时的灵知真心中出生?您一定答不得!因为不管您怎么答,都会出现无量的过失;不信的话,请您公开答答看,正光一定会将您的所答,提出极多的过失加以辨正,让天下人看清楚您的无知无明有多严重。所以您的说法,在理证上面不可避免的会有极多的过失,但是您却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说法前后矛盾、漏洞百出,如果要详细的破斥,将会有更多过失被显示出来。正光宁可就此打住,不再细说您在这上面的过失,除非您继续提出邪思谬见。所以有智慧的人,在还没证悟之前,或者所谓的证悟无法通过经教和理证上面的检验以前,都会自默,而不敢乱发言,绝不会像您慧广法师一样的无智,单凭法师的身分就不可一世的公然以凡夫身来挑起战端、自取其辱。而且平实居士所作的法义辨正,都是想要救护像您一样无知而被无明所罩的人,正是您所应该感激的人,不料您却无知而作没有必要的强出头,写文章来驳斥完全正确的菩萨胜义僧的法义,反而招来正光今天的辨正,欲求胜名反而自取其辱。

 

二、教证方面,有关如来藏之说法,分布于阿含部、般若部、法华部、华严部、宝积部、经集部中,函盖于阿含、般若、唯识等三转法轮诸经中,并非平实居士自我创造之法,而且也是可证之法而非印顺法师…等人所诬蔑的唯名无实的名相法,兹恭录经文为证:

 

阿含部《央掘魔罗经》卷四:【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因如来藏故,诸佛不食肉耶?」佛言:「如是,一切众生无始生死生生轮转,无非父母兄弟姊妹,犹如伎儿变易无常;自肉他肉则是一肉,是故诸佛悉不食肉。」】经中已明示,有如来藏一法,而离念灵知也是从如来藏中出生的,所以如来藏才是真心。

 

般若部《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十:如来清净藏,永离诸分别,体具恒沙德,诸佛之法身;住真无漏界,清净解脱身,寂灭等虚空。法性无来去,佛现三界中,不生亦不灭;此界及他方,湛然常不动,平等真法界;佛与众生如,非断亦非常,大悲恒不尽。】经中已明示,如来清净藏就是诸佛之法身,当然就是真心也。

 

法华部《大萨遮尼干子所说经》卷九:【大王当知:「一切烦恼诸垢藏中,有如来性湛然满足,如石中金,如木中火,如地下水,如乳中酪,如麻中油,如子中牙,如藏中宝,如摸中象,如孕中胎,如云中日。是故我言:『烦恼身中有如来藏。』」经中已明示,烦恼身中有如来藏,所以不是「性空唯名」的唯名无实的虚相法。

 

《大方等如来藏经》卷一:【如是善男子!佛见众生如来藏已,欲令开敷,为说经法,除灭烦恼显现佛性(此处佛性是指成佛之性,而不是指眼见佛性所定义的佛性)。】经中已明文开示有如来藏,为众生开示敷演如来藏法。

 

宝积部《大宝积经》卷一百一十九:如来藏者,如我所解,纵为烦恼所染,犹是不可思议如来境界。】《胜鬘经》法身章第八:【若于无量烦恼藏所缠如来藏不疑惑者,于无量烦恼障法身亦无疑惑。】经中已开示,如来藏是不可思议如来境界,所以一切菩萨都是亲随如来修学而亲证之。

 

经集部《佛说不增不减经》卷一:【舍利弗!甚深义者即是第一义谛,第一义谛者即是众生界,众生界者即是如来藏,如来藏者即是法身。《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一切佛语心品之二:【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世尊修多罗说如来藏自性清净,转三十二相,入于一切众生身中;如大价宝,垢衣所缠;如来之藏常住不变,亦复如是,而阴界入垢衣所缠,贪欲、恚、痴、不实妄想尘劳所依,一切诸佛之所演说。」

 

《佛说无上依经》卷一:【阿难!是界未除烦恼诮,我说名如来藏至极清净,是名转依法有四种相:……。】

 

《占察善恶业报经》卷一:【如是数相者,显示一切众生六根之聚,皆从如来藏自性清净心一实境界而起。】

 

《合部金光明经》卷一「三身分别品」第三云:【善男子!是身因缘境界处所,果依于本,难思量故。若了义说,是身即是大乘,是如来性,是如来藏。

 

《解深密经》卷一:【佛云:「广慧!此识亦名阿陀那识(持身识,如来藏之异名),何以故?由此识于身随逐执持故。亦名阿赖耶识,何以故?由此识于身摄受藏隐,同安危义故,亦名为心。」】经中已明示,如来藏是法身、是持身识、自性清净。

 

综合上述诸经所说,结论如下:一者 平实居士所说的如来藏思想,不仅 佛在初转法轮的原始佛法四阿含诸经、二转法轮般若诸经中都已广说,而且三转法轮唯识如来藏经中更加广说,非如慧广法师所说的「仅在三转法轮唯识如来藏经已说」。

 

二者 平实居士所开示的如来藏思想,在书中说即是诸佛之法身、离见闻觉知、自性清净、不在六尘中起分别、为烦恼所覆藏等等,与三乘诸经中 佛所开示完全相同。由此可知, 平实居士说法完全符合佛说,正是 佛正法的弘传者。

 

三者 平实居士评论诸方大师者,正是佛门中的常见外道、断见外道者,他们都具足常见、断见等外道见。佛门常见外道,譬如莲花生、惟觉法师、月溪法师、圣严法师、慧广法师、自在居士(法禅法师)、张志成先生、元音老人、徐恒志居士、南怀瑾居士、王骧陆居士、袁焕仙居士。断见外道如达赖喇嘛、印顺、昭慧…等人。具足常见、断见外道者,如密宗应成中观派宗喀巴等诸师,如前已经举证其证据,充分显示常见外道之本质,所以 平实居士并未冤枉他们。

 

既然 平实居士所开示的法义,已经证明完全符合 佛的如来藏正法圣教,而所评论诸方大师者,正是外于真实而求佛法的心外求法佛门外道,为何慧广法师可以不依据 佛的圣教量及理证事实?专以偏颇之心态来妄谓 平实居士:「他以第八识、如来藏为佛陀正法,凡不承认有第八识及如来藏的,都被归于断见邪知。于是整个佛教界人士不是被说成断见外道,就是常见,都成了『附佛外道』!」如今证明 平实居士的评论是绝对中肯、如实而无偏颇的,可见慧广法师的说法是睁眼说瞎话;如是行为,又岂是实事求是的僧宝身分的慧广所应为?更何况慧广法师坚持一念不生的灵知心为真心,正是佛门中标准的常见外道,又有何资格来评论完全符合 佛语的 平实居士,此举实乃胆大妄为之举,将自己未来无量世的世间极痛苦果报及法身慧命拿来开玩笑,真不是有智慧的人,应该改名为慧狭法师。

 

慧广法师又云:【以他的第八识、如来藏理论来说,连被称为释迦第二的龙树菩萨,也是「附佛外道」了。因为从龙树的般若中观思想中,看不到有第八识、如来藏。这可真是笑话!当然,他很聪明,他说阿含有密意,就是在说第八识与如来藏。】

 

正光辨正如下:龙树菩萨在《中论》所宣扬的般若中道法正是如来藏法,只是慧广法师落在常见外道的见解中,所以读之不知不解也。《中论》观因缘品第一云:【佛灭度后,后五百岁像法中,人根转钝,深着诸法。求十二因缘、五阴、十二入、十八界等决定相,不知 佛意,但着文字。闻大乘法中说毕竟空,不知何因缘故空,即生疑见:若都毕竟空,云何分别有「罪福报应」等?如是则无世谛、第一义谛,取是空相而起贪着,于毕竟空中生种种过。龙树菩萨为是等故,造此中论。】

 

恐慧广法师读不懂,又误会简单明了的中文,正光翻译成语体文如下:佛灭度以后,像法后五百年中,有情众生的根器转劣,因此对于十二因缘、五阴、十二入、十八界等蕴处界虚妄法,执着表义名言(借着声音文字之共同施设而表达意思,能令受者领纳吾人之意思的文字或语言)而无法真实了知及证得实相,所以就在十二因缘、五阴、十二入、十八界中寻求决定不灭的法相(譬如慧广法师执着十八界法中的意识界离念灵知作为决定不灭的真心)。若闻说大乘菩萨所说一切诸法相都是空性心借着种种因缘而生、而灭,空性心空无形色,所生根尘识也都没有决定不灭相,一切毕竟空,听闻以后心中无法决定信受而起怀疑,而言:「既然一切法空,如何会有罪福报应等事发生?」如果他们所说一切法空的说法正确的话,假使他们所说离空性心而有一切法空、而有缘起性空的话,事实上,他们这种否定如来藏的说法,将会产生很大的过失:尚且不可能有世间法上观行所得世俗谛二乘菩提,更何况能有世、出世间法的第一义谛?(因为第一义谛专门解说法界实相的如来藏)这就是落在一切法空的邪见中,单取蕴处界一切法空而认为即是全部佛法的邪见,就是执着世俗五阴十八界法空相的人;这些人对于五阴十八界法空,如来藏亦无色法及受想行识等心行而说为空性,所以一切法毕竟空的道理,不能实证及理解,所以就在毕竟空的正理之中产生了许多的妄想过失。因为上述种种理由, 龙树菩萨恐怕众生不知空性心、空相及空相都是从由空性心出生的道理,一定会对毕竟空的空性心产生种种错误认知,因此而造《中论》一书来阐述如来藏空性心正理。

 

故从 龙树菩萨造《中论》的缘起来看, 龙树菩萨所阐述的空性心正是如来藏无疑,何以故?此如来藏正是一切有情众生的根本因也,是一切诸法的根源故。若离空性心,云何有一切法缘生缘灭之正理?因此,才有 龙树菩萨于后所说八不中道之理也!

 

何谓「八不」中道?龙树菩萨《中论》接着云:【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解释如下:

 

如来藏体恒常故,犹如虚空,故名空性,然所含藏七转识种子流注能现诸法生灭相,故名七转识的生灭无常、终归坏灭,名为空相;也因为如来藏心体恒常如如不动,无始劫以来不曾出生,所以无生;本来无生故,永远不灭;合此心体之不生与不灭,所以名为不生亦不灭。蕴处界则是生灭法,包括慧广法师所认定为常住不灭真心的离念灵知心,都是生灭法,因为都是有生之法,是从第八识中出生的,这是慧广法师自己的说法,详前举证慧广法师的开示文句。既然慧广法师承认离念灵知心意识是有生有灭的法,则离念灵知意识心当知绝对不可说是不生亦不灭的法,那当然就是妄心了,慧广法师怎可狡辩说是真心?离念灵知如此,其余十八界法的一一界也都如此,都是和离念灵知心一样从如来藏阿赖耶识中出生的,又怎能契合龙树菩萨「不生亦不灭」的中道论议?所以慧广法师所「悟」的离念灵知心,不符合 龙树的「不生亦不灭」的中道义,确实是有生亦有灭的法,当然不是真心。所以慧广说是真心而自以为已经证悟成圣,乃是大妄语人。

 

如来藏阿赖耶识体常,故名不断;如来藏所生的蕴处界,包括离念灵知心在内,都是有生有灭的法,相有生灭,故名不常;这就是说明如来藏所含藏的一切七识心…等种子(包括离念灵知的意识心种子)都属于非常;合此心体之与所生离念灵知心等诸法之非常,故名非断亦非常。离念灵知心既然是从如来藏阿赖耶识中出生,慧广也承认这个事实,也承认圣教中的这个说法正确,当然离念灵知心就是非常之法,不符合龙树的「非断亦非常」的正理,怎可说是真心?所以慧广法师真的其慧不广。

 

如来藏所生诸法都有生灭现象,即使是无始劫以来恒审思量的意根,也是念念生灭的,是由如来藏中出生的,所以不是能够自己单独存在的法,所以不是自在心,而是生灭心;所以阿罗汉入无余涅盘时,可以将祂灭除而永远不再现行;意识离念灵知心既以意根为缘才能出生的,依意根才能存在与现行,当然更是有生、有灭的法性,所以都摄在如来藏所生诸法的非常法性中,所以说为诸法空相。然诸生灭性之蕴处界(离念灵知心在内)空相,都是由不生灭的如来藏空性心体所生,都摄归于如来藏中,本属如来藏一切法性中的局部,故与如来藏合为一心而说「一心唯通八识心王」;既摄属如来藏而合为一心,则亦不可说七转识的意根、离念灵知的意识与如来藏有异,故名不异;然而如果有人因为不异之说法,就认取如来藏所生的意根与离念灵知等七转识为如来藏真心,那却是根本不曾证得如来藏的大乘凡夫或二乘愚人,所以真悟般若的人仍须以亲证如来藏为唯一检验的标准;因为所生法离念灵知心等法,毕竟不等于如来藏,仍须找到如来藏以后,才说是证悟了,因为离念灵知心与如来藏的体性,毕竟有极大的差异。就如同「双手不能等于身体的全部」是一样的道理,但也不可以说手不是身体,所以手与身体非异;但若有人找到手的时候就说他已经找到身体了,就说手即是身体全部,那就成为笑话了,因为手毕竟不能等于身体全部,所以又说手与身体非异;如是而说手与身体非一亦非异。所以,此如来藏空性非如所生七识十八界法之可灭相,而是体恒常住的不灭法;但却是与所生七识离念灵知心亦有大异之处,故说如来藏与十八界法等空相有异,故亦名为不一;合此不一与不异,故名不一亦不异。反观离念灵知心,本是生灭法,不论是常时间的离念灵知,或是前念已过、后念未起中间的离念灵知,都是藉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从如来藏中出生的,本身即是有生之法,有生之法则必有灭之时,即非真心;所生的离念灵知心若不与能生的如来藏合观,则不可能成就不一亦不异的正理,则违龙树菩萨的中论正义。

 

如来藏体恒寂静,不从任何一法中来;在三界中现行时,又从来不落入六尘境界中;又从来不曾出生过,由此三种缘故,名为不来;因为从无始以来就不来入三界的六尘中故,则永远没有出离三界六尘的时候,故名不出。合此不来与不出,故名不来亦不出。然而慧广法师所说的离念灵知心,却一直是有来有出的体性;譬如早晨初醒时,离念灵知心出现了,则是有来;到晚上困累而眠熟时,则断灭不现行了,断灭了即是有出,正是有来亦有出的妄心;离念灵知心来了的时候,一定是来在六尘境界中,所以是有来的心,即是妄心;眠熟或闷绝的时候,必定出于六尘境界,则是有出的心;有来亦有出的心,怎可说是真心?所以离念灵知心是有来亦有出的妄心,与如来藏不来亦不出的真心体性大不相同,故是妄心。

 

若有人想要以离念灵知心来成就八不中道的正义,是无法成功的,除非是狡辩扭曲正理的强词夺理之说,但是强词夺理的说法,必定在不久之后就被人出书破斥到体无完肤的地步,更加的自取其辱。由此可知,龙树菩萨在《中论》卷一开宗明义所述说的八不中道之理,正是在说如来藏空性心的中道正理,绝非一切法空的断灭空说法,更非依世俗法的蕴处界有而说的缘起性空的世俗谛,因为世俗谛的缘起性空的道理,是无法成就八不中道正理的。龙树菩萨也述说因缘法的正义:【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所以缘起性空的道理,都是只能说到现象界中的世俗谛,都是只能依世俗谛而说三界有的缘起性空道理,都无法说到世俗谛的根源——如来藏;那种依世俗法蕴处界而说的缘起性空的道理,只是依世俗法而有的世间极成道理,牵涉不到世俗谛根源的法界实相正理。只有依法界实相正理的如来藏心,来说明世俗法蕴处界的缘起性空正理,那才是善说因缘法的圣者;而二乘圣人是无法依法界实相心来说世俗谛的缘起性空的,只能依世俗谛来说缘起性空的,都不是善说因缘法的人;只有佛能依实相而说世俗法的蕴处界缘起性空,才是善说因缘法的圣者;只有菩萨随 佛修学第一义谛而能善说因缘法,所以智慧深利,非二乘圣人所能臆想。 龙树菩萨依如来藏实相心而说如来藏所生的蕴处界缘起性空,而说蕴处界的缘起性空与如来藏之间的八不中道正义,慧广法师岂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昧着良心而说:【因为从龙树的般若中观思想中,看不到有第八识、如来藏。】若离如来藏,单凭您慧广法师所说的离念灵知妄心,还能有八不中道的正理吗?永不可得也!

 

又龙树菩萨接着云:【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翻译成白话文为:「诸法不是自己能够出生的,也不是从自心以外的他法而出生的,也不是诸法自己共同而生,亦不是没有根本因而出生,而是从本来无生的空性心——如来藏中出生的;因为诸法都摄属如来藏,而如来藏从来无生,由这缘故就知道诸法本来无生。」 龙树菩萨的《中论》已清楚明示:「诸法非自生、非他生,非共生、非无因生,是以如来藏的无生体性为因,借着种种缘而生。」然而慧广法师读不懂而错会了龙树菩萨所谓无生的道理,而谓一切法都缘起性空,故名无生(没有出生),但是一切法都缘起性空,其实却是显示一切法都是有生之法,所以才说是缘起性空;如果诸法都不是有生之法,怎有可能是缘起而性空?只有将诸法摄属如来藏的本来无生时,诸法才可以是无生的;但是慧广否定如来藏才是真心的正理,改以离念灵知意识为真心时,则诸法就变成有生、有灭了,所以他是不懂龙树菩萨《中论》正理的人。

 

譬如在其《生命的实相》一书六十页:【所以从前面的论述,知道了诸法不可能从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也不可能从因缘生,如此,自然是无生了。无生不生(慧广法师认为一切法缘起性空,故名不生,非以如来藏实际本来无生名为不生),也就不灭,自然也就没有常、断、一、异、来、出诸现象了。然而诸法在事相上,仍然有出生,非无出生。在理上,诸法是以空性心如来藏为因,借着其它种种缘而从空性如来藏而出生,因此诸法容有生灭相,而此空性心如来藏本体却无生灭。又因诸法都摄归如来藏心体,而空性心体如来藏本来不生,故说诸法亦是无生;如是说法,才符合龙树菩萨所谓无生正理。这么简单的道理,慧广法师竟然还会弄错,也难怪他会继续执着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意识为真心了。

 

由此可知,龙树菩萨在《中论》卷一开宗明义之阐述空性心如来藏与诸法的关系、之述说如来藏八不中道之理、之述说诸法是从本来无生的如来藏所生,当然只有如来藏才真心,离念灵知意识心既然从如来藏中出生,当然一定是妄心;更何况慧广法师自己在其著作中亦说真心不生不灭等正理,而他所主张的离念灵知的「真心」却是有生有灭的心,如何能说是真心?他既然在书中说过一切法都是从如来藏阿赖耶识中出生,而离念灵知意识也是摄在诸法中,也是以意、法为缘才能够从阿赖耶识中出生的,显然是所生法的意识妄心,则八不中道所说的实相,当然不会是离念灵知的意识心,当然一定是第八识如来藏,慧广云何却在此造文狡称「从龙树的般若中观思想中,看不到有第八识、如来藏」?由此可知,慧广法师自己不知不解龙树菩萨造《中论》所阐述甚深极甚深般若中观思想的如来藏妙义,却附合己意而故意曲解 龙树菩萨真正意旨,而以「看不到有第八识、如来藏」等字眼而造文来质难 平实居士,并反诬 平实居士:【连被称为释迦第二的龙树菩萨,也是「附佛外道」了。】如此不懂经论实义而曲解经论,用以栽赃诬蔑之行为,已非是法义辨正之行为,又有何资格评论 平实居士完全符合 佛语及 龙树菩萨《中论》所说之正法?而此行为出自于一位在家二众所崇敬的出家僧宝之手,实让正光感叹,不胜唏嘘,真乃是末法之乱象也。所以,龙树菩萨的中论所说的八不中道,完全是以如来藏的中道性来说的,绝非是慧广所说的离念灵知心作为中道实相心。所以慧广假藉扭曲《中道》的真实义,来牵强的诬攀 龙树菩萨为外道,并且诬攀是平实居士的诬攀,正是指鹿为马的颠倒是非者,真是毁辱僧宝的恶行者。

 

慧广法师又云:【坦白说,连教主释迦牟尼佛,也都成为他眼中的附佛外道了,因为从记载佛陀言行的四部《阿含经》中,我们找不到佛陀有谈到第八识与如来藏。所以,佛教教主也成了附佛外道。这可真是笑话!当然,他很聪明,他说阿含有密意,就是在说第八识与如来藏。】

 

正光辨正如下:从上言语,就知道慧广法师并未深入经藏,也未曾对 平实居士所举证的阿含经文加以求证,就对 平实居士先行诬蔑;诬蔑二字绝未丝毫冤枉慧广法师,因为平实居士已在许多本书中举证历历,证明 佛在四阿含诸经中早已说过第七、八识意根与如来藏;如今慧广法师不肯实事求是、加以求证,便先诬蔑,充满自大、傲慢与愚痴;这也是以自意妄想,来诬攀平实居士,目的只是想要使人在读过他的文章以后,误信为真;这实在不是诚实的出家人所应该作的事情,因为即使是在家居士,也不该未经求证,就对别人的举证加以忽视与反驳。

 

就算他曾经研读过经藏,其实亦是读之不解,误会 佛在阿含诸经隐说的如来藏密意,正可以说是佛教界出家人中不学无术的人。 平实居士举证阿含经文来破斥印顺、昭慧…等人否定七、八识的邪说,他们那么强势的人,向来容不得任何人评论印顺法义有谬的人,竟然可以忍气吞声五、六年;难道他们比慧广法师更笨?不能像慧广法师您一样的写文章来反驳?要慧广法师您来出头?想想其中的道理,也就可以知道您慧广法师真的是愚痴无比的人了。如今您慧广法师不肯相信阿含诸经里面有密意宣说七、八识,正光就再一次举证给您瞧一瞧,让您见识一下阿含里面的密意吧!

 

譬如《杂阿含经》:【当观若所有诸色: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麤、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悉皆非「我」,不异「我」,不相在。】翻译白话文为:「当观察所有的色蕴:过去的色蕴、未来的色蕴、现在的色蕴,外在的色蕴、内在的色蕴,粗的色蕴、细的色蕴,好的色蕴、坏的色蕴,远的色蕴、近的色蕴,统统不是『』,也不异于『』,也不是色蕴与『』互相融合为一体。」何以故?这些色蕴将来都会毁坏,不是真实的「」,故称「非我」;然这些色蕴都是由真实的我——如来藏——借着父精母血及四大的种种缘而生,故称非异我,因此色蕴与如来藏非一非异;若无如来藏这个方便说的我,就没有非一亦非异的中道正理可言。

 

此外,应当两者都是有形有相之色法(物质)融化和合为一体,才能说是相在;虽然如来藏能遍身持,可是有形有相的色蕴与无形无相的如来藏体性完全不同,如何可以说是融合为一体而说相在?如果有人说:「如来藏是在我的色蕴中。」果真如是,请他拿刀子一片一片把色蕴割开,应该会找到如来藏才是,然而现见不是。又譬如改说「色身在如来藏里面」的话,当他抓住色身时,就应该已经抓住如来藏才是,可是现见仍非如是。由此二缘故,佛说如来藏与色蕴不相在。从文中可知,即是如来藏,若不是如来藏,如何能够出生吾人的若粗若细等色蕴而在世间上运作?若不是如来藏,云何能够有过去、现在、未来的色蕴存在?若这个不是如来藏,那又是什么?由此可知,即是如来藏也。慧广法师其慧不广,所以读四阿含时读不懂,就公然违背事实而说阿含没有说过有第八识如来藏,那现在请问您:这个识是不是第八识?是不是如来藏?您当然只有哑口无言而不能答了,当然只有顾左右而言他了!如果能答,也一定是如同以前不懂佛法而装懂一样的狡辩,绝不敢落实到文字上而刊登出来;因为您一旦刊登出来,而且是狡辩的话,鄙人正光居士一定会再加以辨正,让您吃不了、兜着走,就像这次一样的没面子,再一次连累出家人颜面无光,那都是您的过错,绝非正光的过失,可见您正是这种不信正法妙义而自取其辱的人。

 

又 佛在《阿含经》中有言:【是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名色缘者,谓此『识』也。】如前所说,此名色中之「名」已含摄识蕴七识了,除非您慧广法师像印顺法师一样坚持五蕴只有十七界,否则当然有第八识如来藏;所以者何?此识蕴中之「名」已具第六意识与第七识意根,「名」既然已有七识心,七识心的「名」所缘的识当然即是第八识心,故说名与色所缘的此识,当然正是如来藏也。因此翻成白话文为:正因为此如来藏故,才有名色之出生,故称此第八识为名色出生之因;名色所熏习一切种子皆由第八识如来藏所执持而不失,所熏习的种子都会储存在第八识中,故称如来藏为名色熏习的对象;又因为有此第八识如来藏之因缘,才有名色之运行不断,若无第八识如来藏作其所依,则名与色就都不能运作了;假使没有如来藏识,就不可能会有七识心「名」与五色根的「色」了,所以第八识就是名与色的根本,故称此识为名色之根本——名色本。综合上述所说,若无此第八识如来藏,如何能有名色因、名色习、名色本者?故阿含多部经典中所说的「此识」当然是第八识,当然就是 佛所隐说的如来藏也。慧广法师!您读经时囫囵吞枣,不能解义,自己误会了阿含真正的义理,却反而以自己误会后的错误认知,来否定平实居士依证量所作的正确解释,正是颠倒正理是非的人!

 

佛除了在四阿含诸经中说过「我」及第八「识」外,又在《阿含部》处处可以看见 佛说如来藏、法、本际、穷生死蕴、有分识……等异名,这些异名所指的当然不会是慧广个人所说离念灵知的意识生灭心;因为 佛在四阿含中处处都说意识灵知心是「意、法为缘生」,当然不会把本际、法、穷生死蕴说成是意识——离念灵知心。由此证明:您慧广法师身为二乘解脱道的修行人,而且出家弘扬二乘解脱道正理的出家人,可是您根本就读不懂二乘解脱道经典的四阿含诸经,这样「弘法」误导众生本已不该了,竟然还敢振振有辞的否定真正的佛法,真是胆大妄为!这样无根诽谤真正的解脱道,又无根否定正法如来藏,在《楞伽经》中,佛说您这种人即是断善根人——一阐提人。不知将来舍报的时候,您要怎么承受未来无量世的无根谤法、谤 佛、谤贤圣的极重罪?真不敢想象!因为佛说有如来藏,您偏要否定祂!而且您身上也确实有如来藏,您却偏要否定祂!成为谤 佛说法不如实的谤佛者。

 

譬如「如来藏」一名,阿含部的《央掘魔罗经》卷四有云:【佛告文殊师利:「一切众生有如来藏,为无量烦恼覆如瓶中灯。」】经中已明示,每一众生皆有唯我独尊的自己的如来藏,此如来藏本性清净而为无量烦恼所覆藏,就好像是瓶中的灯一样。

 

又譬如「法」一名,在《中阿含 舍梨子相应品 象迹喻经 第十》有云:【诸贤!若内耳鼻舌身处坏者,外法便不为光明所照,则无有念,意识不得生。诸贤!若内意处不坏者,外法便为光明所照,而便有念,意识得生。诸贤!内意处及法意识知外色法,是属色阴。若有觉,是觉阴。若有想,是想阴。若有思,是思阴。若有识,是识阴。如是观阴合会。诸贤!世尊亦如是说:「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所以者何?诸贤!世尊说五盛阴从因缘生。】在这一段阿含的经文中明说六识须具足三个条件才能现起:根、尘、触三和合,才能由法(如来藏)生眼识乃至意识,所以慧广法师所「悟」的离念灵知心意识是所生的法,是有生灭的法,怎可狡辩是不生灭的真心?由此可知,意识者因缘和合而生也。因缘者,谓根、尘、触而起了别作意为缘,如来藏为因,意识才能得生,故如来藏(法)为意识之因也。

 

又譬如「本际」一名,在《杂阿含经》卷六第一三六经 佛云:【诸比丘!令彼众生无明所盖,爱系其首,长道驱驰,生死轮回,生死流转,不知本际。】经中之意云:令众生为无明所覆盖,是因为贪爱系缚执着为首要原因,导致轮回生死无量无边,过咎之因是不曾了知本际的缘故;这个本际指的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因为离念灵知和意根末那识都是生灭法、可灭法,也是五阴所摄,都是入涅盘时应该全部灭除的虚妄法,所以本际一名当然指的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否则您慧广法师是以什么当作涅盘的本际、万法的本际?因此,若无本际,如何贯穿三乘菩提之修行?若无本际,如何贯穿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三世因果不失之道理?由此可知,本际正是如来藏,即是第八识也。

 

又如「穷生死蕴」一名,小乘化地部阿含经中说有「穷生死蕴」,若无如来藏,无别蕴法能穷生死际而无间断,欲界尚且有能穷生死之「蕴」(蕴谓分段生死种子之执藏性),更何况是色界、无色界而无穷生死蕴?观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诸法,都无一蕴能穷生死,只有断尽思惑的第八阿赖耶识改名为异熟识,能穷生死;所以只有第八识如来藏能穷生死,无别他法能穷生死,因此所言能跨越三界生死的「穷生死蕴」,亦即是如来藏也。又在唐玄奘大师的《成唯识论》卷三,窥基大师的《成唯识论述记》卷四、卷七,宋延寿大师的《宗镜录》卷四十七等,皆说小乘化地部《阿含经》中有以「穷生死蕴」之异门密意而说「第八识即阿赖耶识」者。于汉译《中阿含经》卷五十七亦有如此记载:【云何此沙门、梵志,不知世前际,亦不知世后际,不知无穷生死,而记说得究竟智、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耶?】故知入涅盘前即已有前际存在,入涅盘后也绝不是空无、断灭,而是有后际存在的。能穷无尽生死之「前际与后际」,即是如来藏——阿含部诸经中所常简称的识——这当然就是在讲第八识如来藏。

 

又譬如「有分识」一名,小乘上座部阿含经说「有分识」。「有」是指三有——欲界有、色界有、无色界有;「分」谓三有之因。遍观蕴处界一一法,都无一法可以三界有的根本因;唯有恒而不断、非因他有、本来自在,能遍于三界六道中出生三界六道众生,故「有分识」绝非慧广法师所说的离念灵知心,当然必是第八识如来藏。何以故?前五识非恒非审;第六意识审而非恒,于睡着无梦、闷绝、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必灭故;第七末那恒审思量遍三界有,然不能执持三有因种,并于无余涅盘位必灭,即是可灭之法,是故绝非三有之因;唯有恒而不审的如来藏能执持三有因种而使众生轮回三有,故「有分识」就是如来藏也。若离念灵知是真心的话,应该有分识即是离念灵知心,则应离念灵知心可以执持三界有的一切因种;但是现见离念灵知不具备这种执持三有因的功能,当然是妄心而不是真心,所慧广法师错认离念灵知意识心为真心,误会的很离谱了!

 

综合上面所述教证与理证,得到结论如下:一者, 世尊在阿含部处处说到如来藏,祇是因应众生根器不同而有不同名称而已,此阿含诸经所说的中道理犹尚可稽,慧广法师却不深入了解经文背后所说真实义理,却故意掩饰事实、歪曲事实来评论平实居士,由此可知,慧广法师真是居心叵测之人也。如是居心叵测之人,心已迂曲,如何能与真心——直心——道场相应?何以故?《楞严经》卷一:【十方如来同一道故,出离生死,皆以直心;心言直故,如是乃至终始地位,中间永无诸委曲相。】又心已迂曲,明心尚且无份,我见尚且未断,以未悟之凡夫身分来评论明心、见性,乃至有道种智之 平实居士,真乃不知天高地厚之人。如是之人已种下毁谤善知识之业行,只怕来日有殃在:舍寿后诚不知将如何面对业种现行时的恐怖情境与后报。

 

二者,一一经文都可以证明 平实居士所说完全符合 世尊所说如来藏的正理,云何慧广法师不思检讨自己法义错谬,不思自己已是心外求法——外于真实心而求佛法——却反诬 平实居士为「附佛外道」,有是理乎?由此可知,慧广法师对佛法知见贫乏至此,其不学无术、可见一斑。正因为如此,正光不得不套用慧广法师所说的话来答复慧广法师:坦白说,连教主释迦牟尼佛,也都成为慧广法师眼中的附佛外道了,因为从记载佛陀言行的四大部《阿含经》中,我们处处看到佛陀有谈第八识与如来藏,而慧广法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反而评论弘扬 佛的第八识正法之 平实居士为外道。所以,佛教教主、平实居士也都成了慧广法师所说的附佛外道了,这可真是笑话!慧广法师连阿含所隐的密意——第八识与如来藏都无法简择,正是没有智慧的凡夫僧。

****************************************  

   下一页]      回总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