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 见 佛 性

     驳慧广法师「眼见佛性的含义」文中谬说   正光居士 着

   一、           缘起篇[53-71页]

 

兹有高雄县六龟乡 空生精舍 慧广法师,于《僧伽杂志》第十二卷第四期 (总48期,佛历二五四七、公元二○○三年七月二十日,第三页~第十页)出版「眼见佛性的含义」一文。然观看文中所述眼见佛性内容,不仅落入离念灵知意识心体中,仍是生灭有为之法,与 世尊开示不生不灭法大相违背,而且也违背证悟祖师所开示明心及眼见佛性的正理。如是之人,忝为僧宝之身,却已偏离世尊的正法,是为心外求法之人,明心尚且无份,而奢言能宣说眼见佛性正理,未之有也;正是未悟言悟者,正是以常见外道之邪见,用来误导佛门出家二众者,即成破法之人,以外道常见意识心来取代佛所说之第八识如来藏故,以外道常见意识六心之见闻知觉性作为佛性故。

 

又慧广法师不知不解明心乃至见性正理,堕于常见外道的常见中,所以不能安忍于 平实居士对常见外道见的破斥(详见慧广其人在成佛之道网站论坛上之贴文),而以凡夫僧的资格撰文来毁谤已明心、见性之大乘胜义菩萨僧平实居士,实乃成就无根诽谤大乘胜义菩萨僧之恶业,是 佛所说的可怜悯者,正是现代佛门中之凡夫我见具体现成事例。因此,在此文中,末学除了佛的密意不能明说之外,将一一举示慧广法师「眼见佛性的含义」一文之错谬处,辅之以 佛开示的圣言量及眼见佛性之现量,使学人能知正法及邪法差异处,以建立学人明心、见性之正知见,及为今时后世学人为眼见佛性作准备。

 

又正光所引诸书出处,除书籍出版品中本有标示书名、页数外,其余均用网络搜寻列出,并未标明所引页数。良以现在网络传递非常迅速,只要键入一个关键词,就可以列出许多资料引用,因此缘故,于网络上搜寻而得之数据皆不予标明页数,尚请读者谅达。

 

转载慧广法师「眼见佛性的含义」全文如下:

 

一、前言

 

近几十年来,台湾佛教兴旺,也产生了一些新兴团体,它们有不同于正规佛教主张,因而引发了不少争议,远者如现代禅,近者如萧平实等都是。

 

现代禅团体急流勇退,闭关潜修已多年,目前教界已较少有他们的争论;萧团体则十余年,不断的增大起来,同时对佛教界的批评也毫不手软。他们以大乘佛教后期唯识、如来藏的经典为究竟,凡不认同该思想者,即评为断见、常见或「附佛外道」,一些有名的教界法师长老都被列为「附佛外道」中,个人亦被列入(注)。同时,他们将佛学名词作不同于佛教的解释,然后非斥佛教人士不懂。

 

(注):莲花生大士、达赖喇嘛、宗喀巴、印顺法师、惟觉法师、月溪法师、圣严法师、慧广法师、自在居士(法禅法师)、张志成先生、元音老人、徐恒志居士、南怀瑾老师、王骧陆居士、袁焕仙居士。详见网址:http://www.a202.idv.tw/a202-big5/BOOK4000/4000.htm

 

本文只就重点「眼见佛性」来谈谈。

 

二、略说一些观念差异

 

「眼见佛性」这个名词的出现佛教界,并广为大家所知悉,根源于台湾萧居士团体。他的禅宗自创一说,说法不同于传统禅宗。如以下几种说法:

 

将「明心」和「见性」分做两段。「明心」是见得第八识(阿赖耶识);「见性」是「眼见佛性」。「明心」不是「见性」,「见性」也不是「明心」。这种说法与传统禅宗说法不同。

 

再来,他说,心是体,性是用,这也不同于传统佛教「性是体,心是用」之说。他又说,真如是体,佛性是用。这也不同于佛教所说,真如、佛性是同体异名之说。

 

他以第八识、如来藏为佛陀正法,凡不承认有第八识及如来藏的,都被归于断见邪知。于是整个佛教界人士不是被说成断见外道,就是常见,都成了「附佛外道」!

 

以他的第八识、如来藏理论来说,连被称为释迦第二的龙树菩萨,也是「附佛外道」了。因为从龙树的般若中观思想中,看不到有第八识、如来藏。坦白说,连教主释迦牟尼佛,也都成为他眼中的附佛外道了,因为从记载佛陀言行的四部《阿含经》中,我们找不到佛陀有谈到第八识与如来藏。所以,佛教教主也成了附佛外道。这可真是笑话!当然,他很聪明,他说阿含有密意,就是在说第八识与如来藏。

 

三、第八识正名

 

在解说「眼见佛性」之前,先来说「明心」是见得第八识(阿赖耶识)之谬。这是佛教名词的颠倒乱用。第八识(阿赖耶识)是真妄和合识,可以说,它是妄心,是根本无明。如果说「明心」是见得第八识(阿赖耶识),那么,你是见到妄心、见到根本无明吗?如果是这样,怎么可以说是禅宗所说的「明心」呢?如果你见到真心,真心怎么可以说是第八识(阿赖耶识)、或说是如来藏呢?这些名词,佛教在使用上,都有一定的含意,颠倒使用,只有附佛外道才有这种现象。

 

再来,如果说,第八识(阿赖耶识)就是真心,那么,(唯识学)何必谈「转识成智」?直接以识为佛好了!可见以第八识(阿赖耶识)为真心,有这种过失。

 

或者说,第八识(阿赖耶识),其体是真心、真如,见得第八识(阿赖耶识),就是见得真心。没错,第八识(阿赖耶识)其体是真心、真如,但佛教说第八识(阿赖耶识)时,并不是在说真心、真如,而是指迷于真心之后所起的妄心作用。八个识只是在指陈一个妄心,妄心分而有八个功能,就叫作八识。

 

如果说第八识(阿赖耶识)其体是真心、真如,那么,第七识、第六识,乃至前五识,其体又何尝不是真心真如呢?妄原无本,一切根识境无非真心所显,迷真说名妄,非实有妄可得。如此,为什么不说「明心」是见到第七识、第六识,乃至前五识呢?可见,说「明心」是见得第八识(阿赖耶识),有其过失。

 

四、「明心见性」正名

 

接着说,「明心」不是「见性」,「见性」也不是「明心」之谬。如果说,「明心」不是「见性」,「见性」也不是「明心」,那么,显然「心」和「性」是两样东西了。有二即是现象界,相对世界岂是佛法究竟所证?

 

《六祖坛经》:「惠能曰:指授即无,惟论见性,不论禅定解脱。」 宗曰:「何不论禅定解脱?」惠能曰:「为是二法,不是佛法,佛法是不二之法。」【见《六祖坛经》行由品第一】(正光查云:坛经品名有二种版本,慧广法师此处所言品名无误。)

 

 

《坛经》中六祖又说:「佛言:善根有二:一者常,二者无常,佛性非常非无常,是故不断,名为不二;一者善,二者不善,佛性非善非不善,是名不二。蕴之与界,凡夫见二,智者了达其性无二;无二之性,即是佛性。」禅宗祖师都如此说了,还要怀疑吗?

 

所以除非你的「明心」是见到妄心,否则没有理由说「明心」不是「见性」。如果是见到真心,真心即自性,如此,还会「明心」不是「见性」,「见性」不是「明心」吗?

 

五、「佛性」正名

 

至于说「真如是体,佛性是用」,这当作方便说可以,当作真实说,又是二法了。在一般通称上,凡说「性」的,其含意就是「体」。佛性是什么呢?依文意看,就是「觉悟之性」。能令你觉悟、成佛的还是作用,这说起来有些那个吧!好像成佛有不究竟、不圆满的样子。所以,佛教谈到「佛性」,一向都当作「体」看,不会把「佛性」当作作用看。

 

那么,什么是佛性或真如的作用呢?六根、六识就是。如果佛性是作用,那六根、六识又算什么呢?

 

如此,这个「佛性」可以用眼睛看到吗?这是本主题的重头戏了。

 

六、「眼见佛性」正名

 

「眼见佛性」的经文,见于《大般涅盘经》中,卷二十五(正光案:慧广引用者为宋慧严等依《泥洹经》,与北凉昙无忏所译内容略有出入,卷数安排亦大不相同。今据《大般涅盘经卷二十七》所载佛语,引述如下:

 

「善男子!如汝所言『十住菩萨以何眼故,虽见佛性而不了了?诸佛世尊以何眼故,见于佛性而得了了?』善男子!慧眼见故不得明了,佛眼见故,故得明了;为菩提行故则不了了,若无行故,则得了了;住十住故虽见不了,不住不去故则得了了;菩萨摩诃萨智慧因故见不了了,诸佛世尊断因果故见则了了。一切觉者名为佛性,十住菩萨不得名为一切觉故,是故虽见而不明了。善男子!见有二种,一者眼见,二者闻见,诸佛世尊『眼见佛性』,如于掌中观阿摩勒;十住菩萨闻见佛性故不了了。十住菩萨唯能自知定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不能知一切众生悉有佛性。」)

 

看得懂这段经文的含意吗?所谓「眼见佛性」的意思,不是某居士等人所说的以「肉眼见佛性」,而是以「佛眼见于佛性」的意思。此段经文可证:「善男子!如汝所问:『十住菩萨以何眼故,虽见佛性而不了了?诸佛世尊以何眼故,见于佛性而得了了?』善男子!慧眼见故不得明了,佛眼见故故得明了。」「佛眼见故故得明了」,说的多清楚。

 

另外,「眼见佛性」也就是亲证佛性的意思,并非只是听闻到佛性,或者理解到佛性,请看经文:「善男子!见有二种,一者眼见,二者闻见,诸佛世尊『眼见佛性』,如于掌中观阿摩勒,十住菩萨闻见佛性故不了了。十住菩萨唯能自知定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不能知一切众生悉有佛性。」(正光案:慧广只引宋朝慧严版之《泥洹经》或北凉昙无忏之译本,故意忽略平实导师所引据之《大般涅盘经》佛语,似有不承认《大般涅盘经》之意。兹引《大般涅盘经》中佛语作为比对之用:佛言:「善男子!复有眼见:诸佛如来、十住菩萨眼见佛性;复有闻见,一切众生乃至九地闻见佛性。菩萨若闻一切众生悉有佛性,心不生信,不名闻见。」)

 

《大乘义章卷二十五》:「地前菩萨闻见佛性,以闻见故名大声闻,地上菩萨眼见佛性,以眼见故说之为证。」

 

所以,「眼见佛性」其实就是「亲证佛性」的意思。如果一味要把他说成「肉眼见到佛性」,才是见性,那是有些扯了!

 

总之,肉眼能见佛性只是表相,并非肉眼本身能见佛性。不然大家都有肉眼,为什么不见佛性?当知肉眼只是工具,天人用之成天眼,见物无隔碍;阿罗汉用之成慧眼;菩萨用之成法眼,见诸法差别相;诸佛用之成佛眼,能见佛性。

 

七、「眼见佛性」相关经文

 

再来看《大般涅盘经》「眼见佛性」的相关经文,「师子吼菩萨品之二(正光案:此应为宋慧严版之《泥洹经》所载,非是 平实导师所引证之《大般涅盘经》。慧广此处言为《大般涅盘经》所载,有误。)」中载:「善男子!复有眼见,诸佛如来、十住菩萨『眼见佛性』;复有闻见,一切众生乃至九地闻见佛性。菩萨若闻一切众生悉有佛性,心不生信不名闻见。」

 

看得出来,相对于「闻见」佛性,这个「眼见佛性」是亲证佛性的意思。

 

《大般涅盘经》卷二十六(正光案:同前所述,非是大经)载:「持戒之人,复有二种:一者性自能持,二者须他教敕。若受戒已经无量世初不漏失,或值恶国遇恶知识恶时恶世,闻邪恶法邪见同止,尔时虽无受戒之法,修持如本无所毁犯,是名性自能持。若遇师僧白四羯磨然后得戒,虽得戒已要凭和上诸师同学善友诲喻乃知进止,听法说法备诸威仪,是名须他教敕。善男子!性能持者,『眼见佛性』及以如来,亦名闻见。」

 

《大般涅盘义记》卷九批注:「前中三番,一约十地体德分别,证体是慧,余德名福。故今说言慧庄严者,谓从一地乃至十地,福庄严者檀至波若非波若波罗蜜。是义云何?檀等六行各有二种:一随事造修,非波罗蜜不能到于诸法实性,非是自性清净度故。令理成者,是波罗蜜到法实性,是其自性清净度故,然今文中分取波若,是波罗蜜为慧庄严见法实故,前之五度及波若中非波罗蜜悉判为福,不能见法如实性故。良以波若波罗蜜多行成在十地。是十地体,故就位论,谓从一地乃至十地,余非地体,当相以辩,故言谓檀乃至波若,于波若中有非福德者宜须简别。故复说言,非是波若波罗蜜矣。二就人分别,慧庄严者,谓佛及与十地菩萨。(正光案,少了一个字:文)中略故,直言菩萨不言十地,良以十地与佛同能『眼见佛性』,故合为慧;声闻缘觉乃至九地,皆悉不能眼见佛性,同判为福。」

 

这是说,修行要能正道体性,才属于「慧」,不然,都只是修「福」而已,而证得体性者,就能「眼见佛性」。

 

《大般涅盘经义记》卷十:「佛及后身『眼见佛性』显成身,常随法身故彼有之。九地菩萨虽未眼见,闻见明了,知如来藏是己自体摄法成身,常随法身彼亦有之。八地已还,未得同彼故不说常。」

 

再来看《涅盘宗要》卷一:「初地以上『眼见佛性』,遍遣一切遍计所执,遍见一切遍满佛性故。地前凡夫、二乘圣人,有信不信、齐未能见,以未能离一切分别,不能证得遍满法界故。若依第三证不证门,二乘圣人得见佛性,一切凡夫未能得见。所以然者?二空真如即是佛性,二乘圣人虽非遍见,依人空门证得真如,故亦得说『眼见佛性』。」

 

这是说初地以上菩萨,就能「眼见佛性」,然后,就没有一切妄想分别执着,那么,他会见到一切都是佛性。而人空、我空之后所显的真实、无妄就是佛性。

 

至于「佛性」是什么?请看底下经文,看懂了也有助于理解「眼见佛性」的含义。

 

《大般涅盘经》第二十八(正光案:同前所述,非是大经,而是《泥洹经》,亦应是卷二十六,非是卷二十八):【「如佛所说,见于如来及以佛性,是义云何?世尊!如来之身无有相貌,非长非短、非白非黑,无有方所、不在三界、非有为相、非眼识识,云何可见?佛性亦尔。」佛言:「善男子!佛身二种,一者常,二者无常。无常者,为欲度脱一切众生方便示现,是名眼见;常者,如来世尊解脱之身,亦名眼见、亦名闻见。佛性亦二:一者可见,二不可见。可见者,十住菩萨、诸佛世尊;不可见者,一切众生。眼见者,谓十住菩萨、诸佛如来,眼见众生所有佛性;闻见者一切众生、九住菩萨。(正光案:慧广此处又掉了八个字:『闻有佛性、如来之身』)」】

 

「复有佛性如来之身(正光案:慧广法师将上段经文中的八个字改为『复有佛性如来之身』,转接在此一段经文中,形成纂改经文及断章取义)。复有二种:一者是色,二者非色。色者如来解脱。非色者,如来永断诸色相故。佛性二种:一者是色,二者非色。色者,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非色者凡夫乃至十住菩萨,十住菩萨见不了了,故名非色。」

 

「善男子!佛性者,复有二种,一者是色,二者非色。色者谓佛菩萨,非色者一切众生。色者,名为眼见;非色者,名为闻见。佛性者,非内非外,虽非内外然非失坏,故名众生悉有佛性。」

 

八、祖师说「眼见佛性」

 

谈完了佛经中「眼见佛性」经文,在(再)来谈谈其它的。《马祖道一禅师语录》中载:

 

「声闻闻见佛性,菩萨『眼见佛性』,了达无二,名平等性。性无有异,用则不同,在迷为识,在悟为智。顺理为悟,顺事为迷。迷即迷自家本心,悟即悟自家本性。一悟永悟,不复更迷,如日出时不合于暗,智慧日出,不与烦恼暗俱。了心及境界,妄想即不生;妄想既不生,即是无生法忍。」

 

这段语录很有意思,「一悟永悟,不复更迷」。

 

 

近代有位提倡「安详(祥)禅」的耕云居士在《心经讲解》(正光案:应为《般若波罗蜜多多心经浅解》)中说:

 

「古德说:万事万物,凡夫执实谓之有,二乘分析谓之空,菩萨眼见菩提、眼见佛性。『眼见佛性』,你说什么不是佛性?如果用观照,那不用分别,当体即空。所以我们可以了解:般若不但是实相的本身,也是一种眼见佛性的观照法门。」

 

「眼见佛性」的相关经文,个人所见大致如上,其它若有所见,欢迎大家指出。

 

九、「眼见佛性」的含义

 

上面所列的相关经文中可以确定「眼见佛性」的真实性,并非某人的杜撰。但「眼见佛性」的含义是什么?才是重要的。

 

如果说「眼见佛性」就是依文解义的「用眼睛看到佛性」,或者说,把他特别强调成「肉眼可以看见佛性」,这将会产生语病与过失,非智者所应语。

 

为什么?如果说眼睛可以看见佛性,何以某人能见,一般人却不能见?如此怎能说眼睛可以看到佛性?大家都有眼睛,为什么不见佛性?肉眼可以看见佛性?同样犯此过失。

 

再说,如果佛性能被眼睛所见,佛性便是个对象、是个境界,那么见到了佛性,对修行有什么用处呢?既然佛性是对象,就不是你,见时在、不见时就不在了,见了佛性也不能成佛,见佛性何用?

 

又,如果说「肉眼可以看见佛性」,更有违大乘佛教「五眼」之说。大乘佛教提到由人成佛,共有五眼来相配合,即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凡夫只有肉眼,天人有天眼,阿罗汉有慧眼,菩萨有法眼,诸佛则有佛眼。

 

这四眼很明显是有别于肉眼的,不然何必各别安立名词?但四眼又各别存在于肉眼之外吗?也不尽然。天人的天眼作用,也是依于肉眼而显,阿罗汉的慧眼也是依于肉眼而作用,菩萨的法眼也不离肉眼,诸佛的佛眼呢,难道肉眼之外,多了一只眼睛吗?也不是。所以,五眼从外表看来,其实都是同一肉眼。

 

但别忘了,五眼同一眼,只是表象,其实是不同的。就算没有肉眼,或肉眼不产生作用,有天眼、慧眼、法眼、佛眼者,他的天眼、慧眼、法眼、佛眼,还能作用。佛十大弟子「阿那律」眼睛瞎了,靠着天眼如肉眼见物。

 

所以说,「眼见佛性」一定要把它强调成「肉眼可以看见佛性」,是有语病与过失的。与其说肉眼可以见到佛性,不如说佛眼见到佛性比较正当。当知肉眼只是工具,非是肉眼能见,而是佛性依于肉眼而见佛性。

 

所以说,「眼见佛性」,其实是佛性自见于佛性,就如「青青翠竹总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之说,并非表示翠竹、黄花就是法身与般若,而是法身无象,应物现形,不然,翠竹若是法身,法身就成草木了;黄花若是般若,般若就成无情了。修行到最后,却成了无情草木,这岂是佛教修行的最终目标。

 

因此,眼见佛性应该说是心眼见道佛性,比较不会令人误解,心眼即指佛性,佛性依于六根作用,六根—眼、耳、鼻、舌、身、意,皆可见佛性,岂只是肉眼能见佛性呢?

 

前面说,「眼见佛性」,其实是佛性自见佛性,有人可能会怀疑:佛性如何自见于佛性呢?就如眼睛,如何自见自己的眼睛呢?那是说不通的。所以,这是相应、契入的意思,假名说为「眼见佛性」,不然只是法身无相,应物现形,见得佛性境界的意思了。

 

十、总结

 

可以对这个主题做个总结了。

 

「眼见佛性」,在语意上,是个很容易被误解的名词,除了《大般涅盘经》之外,其它佛经都找不到这个名词。在佛学辞典中,无论《三藏法数》、《丁福保佛学大辞典》、《佛光大辞典》等有名的辞典,也都找不到这个名词。古来禅师也从来不用「眼见佛性」来表达见性。

 

一个只有一本佛经提及,连所有佛学辞典都查不到的名词,为什么会被广为讨论呢?实由萧居士所引起。他说「见性」就是「眼见佛性」,必须能够「眼见佛性」才是见性。于是,争论开始产生。

 

但大家应该先清楚他所说「佛性」的定义。他说,真如是体,佛性是用。这不同于佛教所说,真如、佛性同体异名之说。换句话,他所谓的「眼见佛性」,是眼睛见到了「佛性的作用」。因此,他所说「见性」,也不同于禅宗「见性」的内容。

 

然而,正信佛教徒,是不会把佛性当作用看的,当听闻到「眼见佛性」时,直觉的理解,就是「眼睛看见了佛性」的整体。这个眼睛当然是只是指肉眼。肉眼见佛性,其过失,在先前主题中已谈过。这里就不再谈了。

 

但是,「眼见佛性」并非虚语,它是一种明心见性之后的境界,没有明心见性的凡夫,是不能「眼见佛性」的。它的含义就如《宗镜录》所说的:

 

「见如来性者,虽有烦恼,如无烦恼;若实明宗见性,即肉眼而名佛眼。」(第八十一)

 

「如来五眼,众生悉具,非待证圣方有,涅盘经云:若学大乘人,虽是肉眼,而名佛眼;二成(正光案:成字应为乘)虽具天眼,不名佛眼。」(第八十)

 

「我此宗门,非报非修,是发得五眼,以本具圆故(正光按,应为「以本圆具故」),若悟修佛乘人(正光按,应为「若悟佛乘人」),虽具烦恼性,能知如来秘密之藏,即肉眼而名佛眼。」(宗镜录大纲卷十六)(正光案:应为宗镜录卷八十。慧广可能引自《雍正御录宗镜大纲》?故有「大纲」字样。)

 

修禅宗明心见性开悟的人,以具有佛的智慧,便以现有父母所生之身的肉眼,而成为佛眼。肉眼成为佛眼后,才能「眼见佛性」,不是凡夫的肉眼就能见到佛性,不如此说,强调肉眼或眼睛能见佛性,是有过失的。

 

另外,「眼见佛性」的过失是:

 

「眼」是六根之一,为什么六根之中,只有「眼」能见佛性呢?「耳」不能见佛性吗?「鼻」不能见佛性吗?「舌」不能见佛性吗?「身」不能见佛性吗?「意」不能见佛性吗?六根之中何厚「眼」而薄其它五根呢?

 

其实不然,六根都能见佛性。为什么呢?六根都是眼啊!只是此眼非彼眼。所以,既然六根都能见佛性,就不适合用「眼见佛性」来表达「见性」。禅宗古来祖师从不用「眼见佛性」来表达见性,而直接以「见性」来表达,以免众生误会曲解。

 

当知「见性」不在根,而在「见」,六根若无「见」,只是六个废物。「见」因六根而分为六,其实是同一「见」。《楞严经》说:「元(正光案:慧广在元字后面少了一个字:「依」)一精明,分为六和合」。

 

解说到这里,还有人会执着必须「眼见佛性」才是见性吗?

 

再来,如果像萧居士所说那样,「眼见佛性」是用来表达见到佛性的作用、或见到佛性的境界,那么,古代禅师的表达会比用「眼见佛性」的表达还适当。他们怎样表达呢?就是:

 

「青青翠竹悉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

 

*********************************************  

     下一页     回总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