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  子  之  省  思』  

平实导师 着

末学自民国80年起,与大众共修以来已经七年,从未预期今日之局面。先前只因证实佛说眼见佛性一事,愿将个人之所证提供大众参考,同得眼见佛性。大众若得见性,吾愿已达,便拟引退潜修。不料佛子闻风而来,渐聚渐众,使我无法罢休,乃至今日有十处道场共修无相念佛法门,实非末学本意。

前年复有几位同修,因信受月溪「法师」之邪法,以知见不足及喜乐追求定中境界入出之有所得法,定慧不分,不能忍于如来藏之本来无生,退回凡夫境界,转而执取能见闻觉知之心为真,弃我所示如来藏犹若敝屣。不能辨别佛性真觉与七转识妄觉之分际,不能了知离见闻觉知之如来藏与不离见闻觉知之佛性之分际。犹如凡夫不解心与心所有法之分际,便于同修之间以月溪法师之邪法否定如来藏正法,破坏大乘宗门正法,几使吾人所传正法根本发生动摇。末学因情势所逼,乃说《护法集》,藉摧邪说,而显正法。

《护法集》出已,复由众同修齐心合力,分寄诸方寺院精舍道场共三千余册,唯有十余册因拒收而退回。距今不过半年,月溪之邪法泰半弭平,邀约论辩之大德极少,反蒙教界前辈诸多嘉勉。如今唯余极少数无智之人仍信月溪,不信佛所说经;然因其数甚少,亦无力反驳我所引述佛说诸经,已不能危害大乘宗门正法之弘传。

回顾去年,宋o力、o天、o海等事件尚未爆发前,月溪邪法盛极一时,台湾由北至南,有许多大居士、大法师互通声息,互相串连,共同弘扬月溪之法。今日因《护法集》光明所照,几已销声匿迹,少有敢再公开弘扬月溪之邪法者,乃至避之唯恐不及。则大乘宗门正法之永续流传,不再如一发危秋,佛日增辉已可预期。凡此皆我众同修善根圆满、信很具足,乃能鼎力护持,使《护法集》得以出版流通所致,则我诸同修护持大乘宗门正法功德无量无边,必成未来世速成佛道之正因也。末学谨在此恭贺大众,并虔诚一心随喜诸位之广大功德。

返观佛教界近几年来之怪象:譬如宋o力、o天、o海、o极门……等事件,在在莫不显示佛法之被误解、众生之被误导,大乘宗门正法之根本几至动摇。凡此皆种因于临济宗门正法之悬绝,只余法脉形式之传承所致。是故台湾蕞尔一岛,于东西南北中,各有大法师大居士雄据一方,自以为悟而传授心地法门,乃至有以教授气功为生者亦自以为悟,亦教人明心见性法门。若不及早摧邪额正,将来台湾可能连道教、一贯道、勘与者、乃至相命卜卦者都会自以为悟,而接踵效法传布自以为是之明心见性法门。

台湾近十年来之所以会有许多自以为悟之大居士大法师,各据一方而传互不相同之「明心见性」法门者,早期佛教界老前辈实应负重大责任。盖因彼等或以见闻觉知心为真实心、或以无妄想之心为真实心,或以明觉心为真实心、或以坐至内外统一虚空粉碎为开悟、或以坐入未到地定中无见闻觉知之境界入出法说为能所双亡之悟……。凡此皆是误导众生以定为禅,皆非般若、非祖师禅,是故0天等附佛法外道,由打坐修定至无妄想时,便以灵明寂照之心为真如,便自以为悟。又因被月溪误导,及误会六祖坛经「一悟即至佛地」之方便说,便自认已成佛,竟敢铸造铜像,供人膜拜供养;众生愚痴,奉为真佛,令人悲悯。

亦有大法师大居士以声闻法,教人观缘起性空,若得现观缘起空,便以为证得大乘法之空性,如此谓为祖师禅、大乘禅。不知犹未证得如来藏空性,设或得悟,亦不过如朗波田、玛哈西之声闻禅而已,犹未明大乘禅、祖师禅也。 

更有甚者,竟有佛学泰斗之法师,附和外国一神教学者,随同批判如来藏思想,暗示「如来藏思想非佛说」遂有某些崇尚声闻法之法师及居士,盲从附和广说,斲丧佛法大树之根本,自坏法城,乃愚痴中最。以此可知:我诸同修为护大乘宗门正法之所应为者,尚有许多可供着力之处。乃与诸同修发起成立「社团法人台北市佛教正觉同修会」,凝聚力量,共同护持弘扬大乘宗门正法,期能久远。

末学亦藉此成立大会机缘,表达个人对于诸位同修热心护法之敬意。忆昔筹备《护法集》出版事宜时,面对月溪邪法弘传者之庞大潮流,部份同修顾虑:欲以我等微弱之力量独自与之抗衡,无异以卵击石。建议末学,三思而后行。末学,三思之后,认为「为护宗门正法,不论可不可行,皆应勉力而为。」乃坚持予以出版流通。所幸我诸同修皆能体认护持大乘宗门正法之重要性而鼎力支持,复因教界许多前辈之聪明睿智及广大佛子们之理智探讨,以及佛菩萨之威神示现护持,乃使正法得以显扬,邪法销声匿迹。末学在此重申无上之敬意,再次感谢诸位同修出钱出力、感谢教界诸多前辈支持、感谢无数有智佛子之抛弃成见、理智探讨。

然近年来亦有良好迹象出现,首先是「现代禅」李元松老师宣布今年将继续以往二年多之闭关潜修,不对外接引新进人员,以免道业「根本不立,急切弘法」之弊。此实台湾佛教各道场皆应斟酌参考效法者。

近日复见传播媒体报导,谓佛光山已开始封山潜修,暂停广泛接引信众,足见星云大师之睿智,令人敬佩。目前教内一切自认悟得心地法门者,实应以诸了义经自求印证。若未能与拙著《护法集》所引述诸了义经完全相符印证,即非真悟,若因此为人开示、主持禅七及印证者,则徒众越多,罪业越大,将来身坏命终,必难逃三涂果报。

近年有某大师持戒精严、有大神通而名闻中外。然因开示第一义佛法诸多错误(例如:一万只蚂蚁的真如合起来才能成为一个人的真如……等),虽然持戒精严,有大神通,亦不否定及抵制大乘宗门正法,然身坏命终后仍不免落入鬼神道,何况否定及抵制大乘宗门正法者而不入地狱?诸方老宿新秀,凡为大众开示第一义宗门正法及为人主持禅七、印证开悟者,皆应以彼大师舍报前及舍报后之现象为鉴,敬慎戒惧,庶免步其后尘,沦落鬼神道。尤其不可抵制大乘宗门正法,以免身坏命终后下堕地狱。再得人身,已是百劫之后,何其苦痛?

值此南北二大教团以其睿智而封山潜修之际,仍有许多未悟言悟之师落入大妄语业中而不自知,仍继续以错误知见为人传授及印证,复陷广大徒众于大妄语业中,将来舍报时如何免得地狱业?因此吾人为众生计,乃提三点建议:

一、我诸同修应以同修会为中心,联合正信之教团,分工合作,努力将第一义佛法之正确知见广泛传播,以导正教内普遍存在、似是而非之错误知见。则须仰赖诸位同修之发心出力,将《护法集》普遍流通于全台湾、乃至全世界有佛子活动之地区,则佛子们之第一义知见便可渐次导正,不落大妄语业中。

二、弘传推广大乘宗门正法之余,大众亦应历缘对境之中努力消除性障,除断修所断惑;并应深修二乘共道之禅定、背舍,迈向俱解脱。亦应于破初参顿悟后求重关眼见佛性。眼见佛性后,切勿以悟得如来藏之体用总相为足,应效法大慧菩萨而入渐悟菩萨位,深入证验如来藏之体用别相,藉以启发增益一切种智,则能破牢关而渐断尘沙惑,未来世中方能速成佛道。此则必须亲随宗教俱通之善知识学习一切种智---成唯识论及诸如来藏系经典。莫因破参顿悟如来藏之总相,便得少为足而排斥悟后起修;否则即成小根小器,非菩萨种性。

三、正觉同修会既已成立,末学将退居幕后,不任理事长。嗣后本会会务及财务运作,皆依理事长及理事会选派之人员,依制度公开化、透明化而运作。个人将专心讲经说法,并思考弘法之内容与次第。理事长一职应另推举「有心、有闲、有德、有能」之同修轮流出任、统理本会会务、推广弘法业务。希望众同修鼎力护持本会,大众不存私心,不坚持己见,凡事为本会会务及弘法业务之顺利推展与大乘宗门正法久住而设想,期能藉本会之久住世间与会务推展,渐使佛教界弊绝风清,附佛法外道销声匿迹、大乘宗门正法绵延不绝。                         

   谨此               祝愿

            正觉会务业务永续发展正法久住

                   正见佛子宿业性障皆除早得尽智

                        菩萨戒子   萧平实   再拜重托

        一九九七年六月七日讲于台北市佛教正觉同修会成立大会

              ==>回上一页           ==>回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