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正義《唯識學探源》

      平實導師 著

********************************************************** 

第三章 陰界入

第二節 六塵與六入

在這一節中,不以界為重點來說,而是偏重在解脫道的觀行上面來說,所以對界的意義,不加以深入的說明,而是偏重在六塵、六入及六入處的說明上面,希望能幫助您親證最基本的解脫果:初果。界的意涵,將會在後面的第十章第一節中再作細說。

六塵者:謂色、聲、香、味、觸、法,六識能見的自性則名為見分,故將相對於六識能見的自性而說此被見的六塵名為相分,是六識心體所識知之法相故,這是見分與相分界定的最粗淺層次。六塵相分有內、外之分外相分六塵者:謂眼根所觸外色塵、耳根所觸外聲塵、乃至身根所觸軟硬、粗澀細滑等外觸塵、意根藉本識所觸外五塵上顯現之有變動或無變動的法塵。外相分的五塵相,是由如來藏藉五色根所接觸的,這五塵的大變動,即是如來藏與意根所接觸的外法塵,合為外六塵。

內相分六塵者:謂第八識如來藏將所接觸的外六塵,變現於腦中之色、聲、香、味、觸等五塵相分,以及內相分五塵上所顯現之微細法塵(p265)。眼識能見、耳識能聞、鼻識能嗅、舌識能嚐、身識能覺、意識能知,識陰六識各自擁有這些自性,故能了知內相分六塵;識陰等六識相對於被識知之六塵,稱為見分,是能見六塵之心體故,所見之六塵就被稱為相分;這是依最粗淺層次所說的見分,不是依地上菩薩無生法忍層次而作的界定。從有情覺知心的認知上來說,內六塵與外六塵是一模一樣的,全無差別,唯除殘障者;如是,六根取外六塵,自心如來藏就轉變外六塵相為腦中顯現的內六塵相;六識攝取內六塵而加以了知,即是藉內六塵攝取外六塵;有情不能識知此一事實,誤以為自己確實接觸到了外六塵,所以把外六塵執著為自己所接觸到的相分,故誤認外六塵實有。

其實一切有情的六識心、覺知心,從來都不曾接觸到外六塵;因為不知這個事實,所以把外六塵執著為自己親身接觸的法,就認為外六塵實有。若能確認自己從來都不曾接觸到外六塵,所接觸到的一向都是自心如來藏變現的內相分六塵,就能確信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佛法妙義了。但這不是二乘聖人所能知道的,只有菩薩隨佛修學而證以後,才可能確認的;所以二乘聖人執著外法實有,菩薩則認為眾生所認知的外法,其實都只是自心如來藏變現出來的,所以就從外法不曾被自己所觸知的事實,而說外法非實有。

六根與六塵都是有處所的,所以這十二法就合稱為十二處;唯識增上慧學所說的遍一切處,就是指這十二處:遍於六根與六塵處。知道了六根與六塵等十二處,才能了知六入,六入就是色塵等六塵從外而入識陰等內心,所以稱為六入。六入要依十二處才能出生,若無十二處即無六入;換句話說,六入現象的出現必定要有處所,若無處所即無六入;也必須要由一對法相觸,才能產生一種入。譬如眼根與色塵為一對,這二法相觸的地方就合為一個處所;眼根與色塵相觸的處所,也就是色塵入的處所,在色入之處所才會有眼識的生起,所以佛說「眼、色為緣生眼識」,乃至「意、法為緣生意識」。

六入有外六入與內六入。外六入是指五色根的扶塵根與意根接觸外六塵的現象,內六入是指五色根的勝義根(頭腦)接觸到內六塵的現象。六入有此二種,所以佛在阿含中說有外六人、有內六人。具足了外六入與內六入,所以有清醒位中的六識生起而與意根共同運作,以及悶絕位的意根繼續在運作。假使只有內六入,那就純粹是內相分而無外相分的六入,這時將會只有意識覺知心存在而無前五識存在,那一定是夢境中及二禪以上禪定境界的等至位中,只有獨頭意識,不是五俱意識。(P267)

清醒位的六入是指六塵入於覺知心中,或者說六塵入於識陰六識心中,謂有六塵等六種不同的法進入五色根及意根中,因此產生勝義根(頭腦)中的內相分六塵,被識陰六識所了知、領受,故名六入。六入由十二處而有,若無十二處,就不可能會有六入;譬如眼的扶塵根或勝義根壞了其一,或是二者俱壞,就不可能有色入,就不會有眼識生起。若無六入,就不會有六識生起,就沒有見聞覺知等六種知覺性了,就無法在三界中生存,所以六入是有情認知的最重要的功能。由於六根與識陰六識的功能正常,才可能正常的攝入六塵,所以六入的自性即是六根與六識正常狀態下配合而完成的。《雜阿含經》卷三云【「復有正思惟三昧:觀察我、我所,從若見、若聞、若嗅、若嚐、若觸、若識而生。復作是觀察:若因、若緣而生識者,彼識因、緣,為常、為無常?復作是思惟:若因、若緣而生識者,彼因、彼緣皆悉無常。復次,彼因、彼緣皆悉無常,彼所生識云何有常?無常者,是有為行,從緣起;是患法、滅法、離欲法、斷知法,是名聖法印、知見清淨。是名比丘當說聖法印、知見清淨。」】

語譯如下:【還有正思惟三昧:觀察我、我所,是從譬如見、譬如聞、譬如嗅、譬如嚐、譬如觸、譬如識知而出生的(假使沒有能見、能聞、能嗅、能嚐、能觸、能知的自性,就不可能會有我與我所的存在)。然後再作這樣的觀察:假使是有因、有緣而出生了識,那個被出生的識所屬的因與緣,是常?還是無常?再作這樣的思惟:假使識是由因與緣而出生的,而出生識的因與緣又都無常。接著還要知道:那個出生識的因、出生識的緣全都是無常的,那麼無常的因與無常的緣所出生的識,怎能說有常住的自性呢?被出生的識若是無常的話,那麼識的一切行為就是有為行,都是從緣而生起的;從緣而生起的心,就是有災患的法,就是會滅的法;了知是患法與滅法,對於五欲的愛著就能遠離,成就離欲法;因此而願意滅盡五蘊自己,就成為斷除覺知的法,這樣就稱為聖法印,知見已經清淨了。這就是比丘們應當為大眾宣說的聖法印和知見的清淨。】

由此段經文中的開示,可以確實證明:眾生心中覺得真實有我、實有我所,都是因為從見聞覺知等六識的自性而產生的。這就是自性見者,與常見外道的差異不大:常見外道執著六識心或意識心常住不壞,認為意識覺知心是從往世轉生過來的,將來也可以去到未來世,所以認為是常住不壞心;自性見外道則是執著六識心的自性,說這六識能見聞覺知的自性是常住法,落入六識心的自性中,所以稱為自性見外道(p269)。但是 佛在這一段經文中說:眾生自覺有我真實常住,都是因為有六識心的見聞覺知自性,所以會反緣自己而覺得自己真實的存在;因為覺得自己真實的存在,就感覺自我所擁有的一切享受與世間財物、眷屬都真實存在,因此就生起我執與我所執。但是見聞知覺性都是由六識心的功能顯現出來的,本屬於六識心的自性;假使識陰六識都是由無明為因,由根與塵為緣和合而生的,那麼識陰六識的見聞知覺性當然更是因緣和合而出生的;由六識的見聞知覺性而感覺到實有的我與我所,當然是在虛妄的認知下才覺得是真實有的,所以說我與我所都是假有的,都是在六入中的見聞知覺性上誤認為實有的。如能依照佛這樣的教示,親自確實觀察,一定可以斷除我見與我所的執著、斷除三縛結,取證聲聞初果。

這也是從六入的實地觀察中來斷除我見的一個方法,若能從這裡確實觀行,實地思惟及觀察:眾生對自我感覺其真實性,誤認為六識心真實有,其實是因為先有眼識的見性、耳識的聞性乃至身識的覺性、意識的了知性,所以覺得自己是真實存在的。但是這種見聞知覺性都是由六識出生的,都是六識的功能;而這六識的功能,必須要有五根媒介外六塵進入七、八識心中,才會有這六識的生起,然後才會有見聞知覺性的生起與存在,才會感覺到自我的真實存在。但六識都是因緣所生法:眼根與色塵為緣而生眼識,眼識出生後才能有能見之性;耳根與聲塵為緣而生耳識,然後才能有耳識的能聞之性;乃至身根與觸塵為緣而生身識,然後才能有身識的觸覺之性;意根與法塵為緣而生意識,然後才能有意識的了知性、領受性;所以見聞知覺性都是虛妄法,因為這六種識的自性都是由六識顯現出來的;而見聞知覺性所依的六識識陰,也都是因緣所生的虛妄法,不是本住法,當然就不可能是常住不壞法。

如此思惟及現觀以後,我見就隨之滅除;從此開始,身見已斷,永不復生。接著是疑見:是否能斷身見?是否能證初果?諸方大師是否已斷身見、我見?在聽聞或閱讀他們的說法以後都已無疑而能判斷出來,了了而知,疑見就斷除了。隨後則是戒禁取見:受持外道的牛戒、狗戒、水戒、食自落果戒、常坐不臥戒、不倒單戒等戒以後是否能斷我見乃至我執?對於能使人獲得解脫的戒法應當如何建立?都已了然於胸而無疑惑,是名戒禁取見斷。如是,身見、疑見、戒禁取見都已斷除,成為已斷三縛結的初果聖人:預入聖流的初果人,這時就已經成為聲聞初果或大乘通教初果菩薩了!所以六根、六塵、六識、六入的思惟與現觀,是三乘佛法中求斷我見的極好觀行法門(p271)。除非遇到了不懂解脫道的冒充善知識,越學越遠離佛法與解脫;若能確實思惟及現觀六根、六塵、六識、六入虛妄,真實斷除了我見,然後再轉入大乘法中參禪,以後就不會再回墮識陰中,也不會墜入自性見外道的六識自性中,特別是不會再落入意識離念靈知心中,能遠離六識範圍而參禪,想要悟證如來藏心體,就比較容易了!

但是在觀行之前,應先對六入作比較深入的了知,才會知道要如何觀行六入。六入有二種:內六入、外六入。六入只是一種現象,這六入的現象,是因為六入處為緣而出生的,六入處就是六根與六塵相觸之處。六入現象的存在,必須有十八個功能差別,才會有完整的六入。也就是說:必須有十八界存在,才會有六入的現象存在。假使六識心不生起,就不可能有六入被我們領納;所以領納六入中的六塵的六識功能,就被稱為顯境名言,攝屬二種名言中的一種,所領納的境界相只是顯境名言所顯示出來的結果。十八界中的六根與六塵稱為十二處,這十二處中的內六根變生內六塵之處就是內六入處(意根遍緣外法入及內法入)。外六入處是指意根與五色根的扶塵根所入六塵;內六入處則是指意根與五淨色根(勝義根)觸內六塵之處,所以內六入處指的是內五根(五勝義根)與意根的六入處,也就是內相分的六入處。因為有六入,而又迷於六入的緣故,全都誤認為外法而且執為實有,就導致無明凡夫眾生流轉生死,也導致佛弟子四眾不能證得初果解脫,更間接的導致大乘行者落入五陰中而無法證得如來藏,所以無法破參明心。以下先說六入,後說六入處。

六入之法,在二乘菩提中極為重要,惜乎今時諸方大師悉皆不知其重要性,至今仍無一人知之以後出而說之;乃至台灣佛教界公認為佛學大師的印順,對此也不知,也不懂得要在這上面觀行而斷我見,才會有《妙雲集、華雨集、如來藏之研究》等邪見書籍的流通六十餘年,誤導廣大學佛人;等而下之,其餘大師們,悉皆不知內、外六入觀行的重要性,也就可想而知了!由此緣故,導致努力修學印順思想的大師與學人們,都無法斷除我見,並且都對印順的思想邪謬所在,一無所知;對於了義佛法的認知也就隨著全部偏差,因此而導致印順的隨學者都不能斷除我見。而且印順自己的思想也是沒有定見的,他自己也無法解釋書中為何會常常自相矛盾的原因,印順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的書中處處自相矛盾。

如今百年來的佛教中,可以看見的事實是:都不由六根、六塵、六入、六識而作觀行以斷我見,亦皆不曾、也無智以此六入之法教導學徒(p273),致令座下四眾學人無人能真斷我見;但卻常常有人自以為已斷我見、我執,號稱證果而成為果盜見者。偶有南傳佛法中之法師來到台灣寶島,宣稱能助學人斷除我見乃至取證第三果,但他們出而為人師,自己也都還不曾斷除我見,三縛結具在;乃至他們崇奉為聖者的覺音,在《清淨道論》三巨冊中所說諸法,也都不能說到我見的斷除,當然也無法解說我執斷除的正理,更何況依他的論著修學的南傳佛法大師與學人?也有台灣本地的法師或居士,自稱已斷我見、能助人斷我見而取證初果,但觀察彼等所說者,我見具在,尚未曾斷。自己未斷我見、未證初果,而言能助人斷我見、證初果,無有是處。

學人若能於此六入法,實地細心觀行而不是虛應故事者,所觀行之內容亦是如理作意而非邪思謬想者,欲求不斷我見、不證初果,是亦極難。今於此節中,舉述觀行入手之略要,細觀之處則需各人讀後自行作觀。若不確實自行作觀,平實於此書中詳述之後,終究未能令諸大師、學人得斷我見;由是緣故,於此節中僅指示入手之法,細觀之處,留俟(ㄙˋ)大師與學人們靜坐之時自作觀行。苟能確實、詳細而如理作意觀行之,不證初果也難!二乘菩提見道,唾手可得(ㄊㄨㄛˋ)

六入處之法,為何平實說為二乘菩提解脫道中極為重要之法?謂經中如此記載:【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譬如世間所作,皆依於地而得建立。如是,一切善法,皆依內六入處而得建立。」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雜阿含經》卷31》內六入處為何是一切善法建立之依止?此謂修行唯是修心,二乘菩提純依六識心王之正見而斷我執,由是而令意處(意根)受熏之後,不再對六識之自性繼續執著,亦對意根自己不再有執著;由此緣故而使六識與意根都願意自我滅失,所以在捨報時,或是捨報而轉入中陰階段時,願意自我消失,即能取證無餘涅槃。然而如是修行者,都是依六識與意根為中心而修正原有錯誤的心行;但六識與意根在人間之修行,都不能離於內六入處而存在,是故二乘菩提修行之一切善法,都依內六人處而建立之。

六識的出生,是以無明為因以意識的我見而產生了意根的我執為因所以由根本因如來藏識出生了意根與五色根,有了六根才會有六塵,有了六塵才會有六根與六塵的接觸;有了六根觸六塵,所以會有六識的出生;有了六識心,就會有六識心的六識自性顯現,所以眾生才會感覺到自我確實存在,再由意識的錯誤認知而誤執識陰自己真實,所以我見就無法斷除,(p275)我執更難修斷。歸根究柢,都是由於六入而引生的。所以想要斷除我見而得聲聞見道的人,必須先明瞭六入的內容。欲明此理,應當先了知外六入與內六入之異同,然後方能真正了知此一正理。外六入者,謂六根觸外六塵,是名外六入,外六入的根與塵就是外十二處,於此十二個根塵相觸之處,產生內六根觸內六塵的現象,在此內六入處才會出生六識心,所以這內外十二處就稱為六入處,但四阿含中的經文,一般是指內六入處。

譬如眼根之扶塵根所接觸到的外色塵,尚未由如來藏依眼扶塵根的外色入而變現於眼勝義根中成為內相分色塵時,純屬眼扶塵根所攝入的色塵,即是外色入處,所以眼扶塵根是外眼入處;外色塵進入眼扶塵根眼球中時,色塵影像在眼球視網膜中是倒立的,這並不是人們所看見的色塵相,因為人們看見的色塵相都是正立而不是倒立的。這個倒立的外色入的影像透過視神經而傳導到眼的勝義根(頭腦中掌管視覺的部分,又名眼的淨色根)時,如來藏便在眼勝義根處變現出內相分的正立的色塵,這個頭腦中顯現內相分色塵的地方,就是內眼入處。而頭腦中的內相分色塵,與外相分的色塵完全相同,卻已不是倒立的影像,所以使得有情誤以為所見是外相分的色塵影像。這個眼勝義根中的色塵相進入眼識、意識心中,即是內眼入處、內色入處。

眼根如是,耳、鼻、舌、身等四種扶塵根攝入的四塵入,道理亦復如是,都屬於外入處;同樣是由如來藏在頭腦中的耳、鼻、舌、身等勝義根中變現內聲塵、內香塵、內味塵、內觸塵等四種相分,再由耳等四識觸知如是內相分的四塵,這就是六入中的四種內入處。所以,五色根的扶塵根,都有外五入;五色根的勝義根(又名淨色根)都有內五入。這就是外入處與內入處的不同。合併意根、五色根及意識兼攝的前五識外法入、內法入,就稱為外六入、內六入,所以六入有內、外入之差別。由此可以證明:唯識增上慧學中所說的外相分、內相分,其實是在阿含部經典中就已經說過的了,這其實是唯識學大乘經典所說的,但是被二乘聖人結集成解脫道的經典了;而且阿含中僅提名相而不廣作分別,所以讀者讀到內、外六入的名相時,不能如實理解其真義,當然讀過以後就無法證得初果解脫了。乃至諸方大師,包括印順「導師」讀過以後,也無法懂得其中的真義;如是為人解說時,永遠都只能一語帶過而無法為學人說明,學人當然會與大師們一樣的不懂了。如今平實解說了出來,希望當今大師與一切學人們,都可以獲得初果解脫,但前提是要確實一一觀行。唯除四種人,(p277)不能實證初果:恆不信者、不願聽聞或閱讀者、讀後不樂實地觀行者、觀行時不如理作意者。

至於意根一心,不但有內相分的法入,也有外相分的法入(這是諸地菩薩才能現觀的),但都是極為粗糙昧略的法入,只能作有無大變動的觀察而已,也不能反觀自己(如刀不自割)。祂不像前六識一樣會在眠熟、悶絕等五種情況下暫時斷滅,祂是無始以來一直都恆而相續不間斷的;祂一直在領受相分五塵上面所顯現的法塵有無大變動,這種情況,窮盡吾人一生都不曾間斷過,乃至正死位中、住胎位中都是如此。即使是在意識等六識都清醒而正常運作時,祂既與意識同時運作而思量著意識所專注的事情而時時作主,但祂也同時在攀緣著意識不曾注意到的一切法,不是只在意識所專注的事項上而已;乃至意識覺知心眠熟而斷滅時,祂仍保持著攀緣一切法的特性而運作不斷的,也攀緣著外相分五塵上顯現的外法塵,同時也攀緣著內相分上的內法塵而時時刻刻的思量著要不要應變,這就是意根與其他六識特別不同的所在,這是一般學佛人及目前的大師們所不知道的事實。但祂在清醒位及悶絕、眠熟等位中所接觸到的相分仍然是具足內、外相分:內、外法入。只是祂對法入的判別能力極差,只能判別有無大變動,而無法作詳細而確定的判別;所以眠熟位中,或是悶絕位中,若有特別大的法塵變動,祂就一定會喚起意識而清醒過來,以便作出判斷及應變。所以祂是「恆、審、思量」的心體,與前六識特別不同,這也是祂被歸類在六根的種種原因之一。審是指不斷的審度一切法,思量是指時時在決斷是否繼續安住?是否要改變?是否要應變?

最後要說的如來藏識,是四阿含所說的本識、入胎識;祂特別奇特,祂有外相分的五入而沒有法入,祂的法入是大乘別教諸地菩薩修學的一切種智中才會說到的;未悟的人及初悟的人聽了,也仍是不懂的;所以在二乘菩提及大乘菩提的三賢位所修種種法中,都不說祂有法入,只說有這樣的一個識存在。依二乘菩提及大乘三賢位中所修的菩提來說,意根對外相分的法入,是依外五塵的變動而說的;也因為意根不同於六識常起常斷而有時沒有六入,說祂是恆時都有法入的,所以此時說意根的法入是外法入;但在意識現行時,祂藉意識的了知就擁有內法入;祂把意識的六塵入據為己有時,也就有了內六塵入,所以祂的體性極為複雜。其實外五塵中並沒有法塵可得,舉凡一切法塵,都是由意識與意根共同了知,或由意根單獨了知的;在意識尚未生起之時,(p279)由意根單獨接觸外五塵時,才能在意根心中生起昧略法塵的領受,也只能領受五塵上的法塵,不能領受五塵本身,所以說意根此時單獨所接觸的法塵為外法塵。

但是從第八識如來藏透過五根攝取外六入而言,五色根其實也是沒有五入的,因為五根不是心,不可能了知五塵所入的所有塵相,而只有接觸外五塵的功能;所以,在二乘菩提中,因為二乘聖人與凡夫都不知道如來藏的心性與所在,就不說外六入是如來藏心所觸,只說外六入是五色根與意根所觸,如是而說外六入。如是方便說者,是說眼等五色根都是只有外入而沒有內入;內五入的領受是五識的事,不是五根的事。也就是說,意根特別不同,祂能觸知內相分的五塵上面有無大變動,而不能了別內五塵的變動是什麼意義,祂得要喚起意識及五識來作詳細的了別,然後祂才能決定要如何應變。然而意根並不是只有內相分的法塵領受,外相分五塵入時的變動法塵,祂也是能領受的,但這不對三賢位的菩薩們解說,也不對二乘聖人解說,只說六識對六塵的領受。這就是外六入與內六入的說明,對於菩薩所知的部分,您可以不必理會;但是對於解脫道相關的粗淺部分,您一定要一再加以思惟,並且在身中六根、六塵、六識上面詳細的一一現觀及證實,才能發起二乘菩提初果聖人的智慧,並不是讀過了就能如實的知道上面所說的義理,因為知識與親證是不同的,而觀行的部分都必須自己獨處時實地去作,不能假手於他人的。只有在現觀之後確認了,才能接受以上的真理,心中完全沒有懷疑,三縛結才有可能斷除;而閱讀所得的聞慧都只是知識,不同於親證,不可能完全接受;即使是覺知心中自以為真的接受了,也仍然屬於知識而不是親證,這是學人必須先瞭解的一點。

在阿含中,其實早就曾經說過內相分、外相分了,只是大師們讀不僅四阿含的真實意旨,所以謗說阿含中不曾說內相分,甚至有人謗說大乘經典中從來都不曾說過有內相分。但是在四阿含諸經中,其實都已曾略說了!所以大乘唯識增上慧學之一切種智中所說內相分,已曾在四阿含中隱說了;今舉阿含中的經文為證:【「如內入處,如是,外入處:色、聲、香、味、觸、法:眼識,耳、鼻、舌、身、意識;眼觸、耳、鼻、舌、身、意觸;眼觸生受,耳、鼻、舌、身、意觸生受;眼觸生想,耳、鼻、舌、身、意觸生想。」】(《雜阿含經》卷8)是名四阿含中所說內相分、外相分之意也!

大乘法中之《華嚴經內章門等雜孔目章》卷一亦曾云:【謂色蘊即十界:眼等五根界、色等五境界。】將五根與五塵都攝在色蘊中,(p281)色蘊是吾人五蘊所有之法,當然不是指外五塵,當知此色蘊中之五塵者,定屬內相分五塵,不是外相分五塵,所以將五塵合攝在五陰的色陰中,成為色陰的一部分,由是證明實有內相分,此是阿含部經典中所說內相分之正義。阿羅漢所滅之六塵者,即謂如是內相分六塵故;若阿羅漢入無餘涅槃時所滅相分六塵是外六塵相分者,歷史上已有許多阿羅漢入無餘涅槃,豈非當時世界所有外相分六塵都已滅盡?又如何能有現在之外六塵相分能被吾人五色根繼續觸知及領受?由是證明:六塵相分確有內外之分,是故阿羅漢滅盡色蘊之五色根及六塵已,不妨礙吾人仍有外六塵相分、外六入繼續存在,是故,阿含部經典中說內六入、外六入,以及四果人入涅槃時滅盡六塵相分者,已經隱說實有外相分與內相分也!

內、外六入者,亦如經中所說:【又,諸比丘!如來說六正法,謂內六入:眼(淨色根)入、耳入、鼻入、舌入、身入、意入。復有六法,謂外六入:色入(眼扶塵根的色入)、聲入、香入、味入、觸入、法入。復有六法,謂六識身:眼識身,耳、鼻、舌、身、意識身。】(長阿含部卷八《眾集經》)

外色入者,謂六根對六塵之攝取:外色塵入於眼扶塵根,外聲塵入於耳扶塵根,乃至外法塵入於意根。但因為意根唯是心,故無淨色根與扶塵根的分別;意根又遍緣一切諸法,所以同緣外法入與內法入,只要是第八識所緣的法,祂也同緣;外六入的法入,祂也同緣,但不能了別其內容,要在內法入中攝取意識的了別之時才能有詳細的了別。意根從無始劫來不曾間斷過,在眠熟位、悶絕位中,意根仍由五根中不斷在領受外內五塵上所顯之法塵,不斷的在了別五塵上所顯現的法塵有無重大變動;這種了別是從無始劫以來就一直存在的,祂是恆而常住的持續在審度一切,並且經由意識的配合運作而思量一切法(於一切法作出決斷),故名「恆、審、思量」,所以時時刻刻處處作主的心正是意根。內六入則是只有六識心王才能觸知的,不是五色根所能觸知的;五色根只是將外五塵攝入而由如來藏去變現內相分六塵於五根的勝義根(淨色根)中,意根遍緣五勝義根中內相分五塵上的極粗略法塵,引生六識心,再由六識心去觸內相分的六塵而成為內六入的詳細了別;意識心於所觸的六塵加以了別時,就不只是五遍行心所法,已經是與五別境心所法共同運作的了。這就是內、外六入的意義,修學者必須詳細思惟,才能真實了知,不是讀了以後就能真實了知的,讀後所知的只是常識、知識,往往存在許多的誤會。意根既不是有色根,無形無色的心當然無法觸到五塵;(p283)但因為意根又能遍緣一切法,所以第八識的所緣諸法祂也能同緣,因此能有外法入;也因為祂遍緣一切法,所以對萬法中的單一法的了別性就極為昧略,只能了別五塵上所顯示的法塵相,而且這個了別性仍是極為昧略的。外五塵中並沒有法塵,意根也無法領受外五塵,所以意根只能觸到如來藏所觸的外法塵相;在內相分中也如是,祂只能觸到如來藏所變現的似有色法的內相分五塵相上顯示的法塵;但因意根的了別性極昧略,所以只能領納法塵的大變動的法相,這就是意根在內相分法塵上極昧略的觸知。但因已有意根促使生起的意識來詳細了別內相分上的五塵及法塵,所以就把意根對外法塵的觸知,歸類為外六入之一。這是因為意識等六心已經了別內相分的六塵全部了,而意根對法塵的極粗略了別,是在六識了別內六入之前就已經存在著的,所以也因為這一點而同時也把意根歸類為外六入處之一,這是對二乘人所作的方便說法。

已經了知五扶塵根有外五入,意根有外法入;也了知五勝義根有內五入,意根有內法入,剩下的就是六識有內六入了,那就必須對六識的自性加以瞭解了!六識初現起時,還只是率爾初心的階段,仍不能作分別,仍是在五遍行心所法的階段;但是進入第二剎那時就成為尋求心,就已經同時有五別境心所法開始運作了,這時其實已經是分別心了;只是因為還沒有第三剎那的觀察來決定前後的差別性,所以無法分別決定六塵前後的差別,仍舊介於有分別、無分別之間。直到進入第三剎那時,已經了別完成而知所觸之塵是什麼了,這就是具足分別性了,已經是五別境心所法在五遍行心所法的支持下完全在運作了,這已不是單純的內六入了。所以內六入是單純的指內相分六塵被六識心所觸的階段,而不是了知的階段;在了知完成的階段,已經是五遍行與五別境共同運作的時候了。

六識觸內相分六塵時,稱為內六入,這時還沒有生起分別性;接下來了知六塵時,才有分別性。六識因為有五遍行及五別境心所法的運作,所以能了知六塵境界,因此稱為分別心,也因此而稱為識,識即是了別故;所以不是有了語言文字在心中生起了,才被稱為分別。

六識的自性如何呢?能見色塵之自性是眼識功能,能聞聲塵之自性是耳識功能能覺觸塵之自性是身識功能,乃至能知諸法之自性是意識功能;是故能見是內眼入,能聞是內耳入,能嗅是內鼻入,能嚐是內舌入,能覺是內身入,能知是內意入。能見之性雖是眼識之內色入功能(p285),但是能見之性究竟是什麼法呢?說穿了,能見之性就是眼識的心所法:是眼識的五遍行與五別境心所法共同運作而顯示出來的暫有而虛妄的自性。凡夫們都落入六識的這種知覺性中,就稱為「凡夫隨順佛性」,以六識為自性佛。六識的六種自性見聞嗅嚐覺知自性,都是眼識乃至意識的心所法顯現出來的功能;既是六識顯現的功能,當然是緣生法,有生則必有滅,所以是生滅法。同理,耳識能聞之性,乃至身識的能覺之性就是身識的五遍行、五別境心所法共同運作而顯現出來的虛妄自性,也是緣生法;乃至意識的能知之性,包含警覺、直覺之自性,其實正是意識覺知心的五遍行、五別境心所法共同運作出來的虛妄自性。大乘禪宗錯悟者所謂的直覺反應,印順法師自以為證悟真心的內容直覺其實都是七識心王共同運作下的心所法,都是生滅法。

如是說六識心體的自性,都屬虛妄自性,都是輪轉於三界六塵虛妄法的心體,所以不離三界生死,因為一直都只能在三界中的六塵法上運作,所以不離三界緣起緣滅的生死法,所以說六識心王都是虛妄心,所以佛陀把這六識都攝在所生法的識陰中。

能見之性是眼識的自性,乃至能知之性、警覺性、直覺等,都是意識自性;也都同時存在意根的直覺性,與意識有著微細的差別而和合運作著,但全都只是前七識的心所法而已。如果不包括意根的直覺性,則能見之性乃至能知之性,都只是六識心王的心所有法;六識心王尚且是緣起法,何況六識心所法的六識自性,怎可說是不生滅法?六識心王尚且是生滅性而夜夜斷滅的,更何況是六識心王的心所法顯示出來的六識能見乃至能覺、能知之自性功能?當然更是虛妄的生滅法。復次,六識心王的能見、能聞等六識自性,都是在內六入上面才能有其作用的;若離內六入,就沒有用武之地了!就沒有存在的能力了!然而六入是三界中法,不能在三界外存在,因為界外無一法可得;只有如來藏離見聞覺知、離思量性、離內外六入,才能單獨的、絕對寂靜的存在三界法之外,成為無餘涅槃的實際。所以六識的能見之性乃至能覺能知之性,都是不可能出三界而存在的,當然是出三界生死時必須滅除、捨棄的,所以當然是生死流轉之虛妄法。這六識的自性,只有依於如來藏心體,收歸於如來藏心體,附屬於如來藏心體,轉依如來藏心體為主,而說八識心王唯是一心如來藏時,這六識自性才可以說是不生滅性的,這就是《楞嚴經》的真義所在;所以楞嚴中說能見之性乃至能知之性皆非因緣生、非自然生:(p287)皆是藉六根、六塵之因緣而自然從如來藏中出生,本是如來藏含藏的種種功德之一,故依如來藏的常住不滅、依如來藏為體而說不是生滅法;若離如來藏而單說六識自性時,當知皆屬生滅法,這就是楞嚴前四章所說的主旨。

至於意根在眠熟位、悶絕位等五位中,另有更微細的直覺,不是未作深細觀行的凡夫所知,亦非二乘聖人所能知之;二乘聖人往往將意根與意識合一而觀,不能將之分別另作觀行故。若與意識同時運作時,則意根的直覺便比較容易被佛門中的修行人觀察出來;但是悶絕等五位中的意根直覺,則非一般人所能了知的,這是地上菩薩們的自內證智慧境界,說意根遍緣一切法、默容一切法,與一切種智有極深妙之關聯。一切種智無生法忍的進修與親證,都不許離開意根的默容一切法、遍緣一切法;但這已不是初悟的三賢位菩薩們所知的了,當然更不是二乘聖人所知的了,您若只想求證聲聞解脫道,這是不必瞭解及求證的。

如是外六入與內六入都是依六根與六識的存在而有,學習解脫道佛法之人,當在六識所觸內六入上著眼。若能詳細正確的觀行,證知能見之性、能聞之性乃至能覺、能知之性都是六識心的自性,也都是六識心的心所有法,也都是緣起法,則不會再執著六識心的自性作為常住法,六識心王自性的我所執著便可斷除,從此於自性見外道中除名;接下來再觀行六識心王(眼識、耳識、乃至意識心)都是六根與六塵相觸為緣才能生起的,我見便斷除,三縛結隨之即斷,即成初果聖人。佛門真修解脫道的學人,以及想要實證如來藏的參禪者,於此都應當細心觀行。所以,欲斷我見、我執者,應先斷我所執;我所執就是執著六識心王的自性,也就是六識的心所有法:能見之性、能聞之性、乃至能覺、能知之性。藉此觀行而除掉六入我所的執著。

能作現觀而斷除六識自性我所的執著以後,應當再進一步斷除無明,以免退轉而復萌我見,則應以因緣觀而斷除之。眾生都是因無明故,不知六入虛妄,墮入心所有法中,故有生死輪轉;然而無明究竟是什麼?也就是對識蘊六識生滅相的無知,就是對識蘊六識的緣起相無知:不知六識心及其心所法的內容,不知六識心與心所法的緣生與緣滅。如果滅了這種無知,一切產生苦因的因緣就可以滅除,所以經中如此開示:【又復思惟此受苦因,何緣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觸支有。又復思惟此觸苦因,何緣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六入支有。又復思惟此六入苦因,何緣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名色支有。(p289)

又復思惟此名色苦因,何緣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識支有。又復思惟此識苦因,何緣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行支有。又復思惟此行苦因,何緣所生?入三摩地諦觀此法:從無明支有。】(《毘婆尸佛經》卷1

語譯:【又進一步思惟這個因受而生眾苦的原因,是從什麼因緣所產生的?隨即進入制心一處的境界中詳細正確的觀察這因緣法:受苦的因是從觸支而產生的。又進一步思惟這個因觸而生眾苦的原因,是從什麼因緣而產生的?進入專心一境中詳細正確的觀察這個因緣法:是從六入這支而產生的。又再思惟這個因六入而生眾苦的原因,是什麼因緣所產生的?進入專心一志的境界中詳細的觀察這個引生苦因的法:是從名(受想行識)及色身五根而產生的。又再思惟這個產生名色苦的原因,是什麼因緣所產生的?進入專心一意的境界詳細正確的觀察這個法:是從識蘊六識而產生的。又再思惟這個識蘊苦的原因,是什麼因緣所產生的?進入專心一意的境界中詳細觀察這個法:是從善惡業的行支而產生的。又再思惟這個善惡業行苦因,是從什麼因緣所出生的?進入專心一意的境界中詳細正確的觀察:是從無明而產生的。】

所以,斷我見而取證初果的首要條件,就是先了知我與我所的內涵,接下來就是要善於正確觀察我與我所的虛妄性,也要善於觀察我與我所的細相,但要保持見地不退的要件則是斷除無明。無明應如何斷?就是上面所說的善於觀察。現前觀察我與我所的緣起性、生滅性、無常性,是滅除無明最重要的觀行方法,《起世因本經》卷七亦如是說:【諸比丘!世間復有三種善行,何等為三?所謂身善行、口意善行。諸比丘!有一種類,身作善行、口意善行;如是習已,彼因緣故,身壞命終生於人道:彼於此處最後識滅,人道中識初相續生;當於彼識初生之時,即共名色一時同生;緣名色故,六入便生。】

如是明說:六入之所從來,由名與色故。《大樓炭經》卷四亦如是說:【其有人身行惡、口言惡、心念惡,從是人間命盡,墮泥犁(地獄)中受命及得名色,得六入。有人身行惡、口言惡、心念惡,從是人間命盡,墮畜生受命及得名色,從名色得六入。其有人身行惡、口言惡、心念惡,從是人間命終,墮餓鬼中受命及得名色、得六入。其有人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命盡便生為人,受命得名色,從名色得六入。其有人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從是人間命盡,便生四王天上受命得名色,從名色得六入。】

六入之所從來,是因為有名(受想行識)與色,從名色出生六入,(p291)所以六入是虛妄性的緣起法。六入因為名中的意根與六識,以及色中的五色根而有,但是六根是真、是妄?都須有正確的了知。否則名的愛貪斷了,色的愛貪恐仍不斷,未能即信六根之虛妄,他的見地就會與證得四禪後的無想定而自以為已入涅槃的凡夫一樣了。今再舉佛之教語,證實六入、六根之來處,了知確為虛妄不實的緣起法,俾斷六根之貪愛:

【世尊告曰:「彼云何名為六界之法?比丘當知:六界之人,稟父母精氣而生。云何為六?所謂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空界、識界,是謂,比丘!有此六界。人身稟此精氣而生六入,云何為六?所謂眼入、耳入、鼻入、舌入、身入、意入,是謂,比丘:有此六入由父母而得有。以依六入便有六識身,云何為六?若依眼識,則有眼識身;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是謂,比丘!此名六識身。若有比丘解此六界、六入、六識者,能度六天而更受形;設於彼壽終來生此間,聰明高才;於現身上,盡於結使,得至涅槃。」】(《增一阿含經》卷29)

語譯如下:【世尊告訴說:「那個六界之法究竟是什麼呢?比丘們應當知道:六界所形成的人類,得要秉承父母的精氣而出生。是由哪六界(是由哪六種功能)來形成人身的呢?就是我所說的堅硬功能、溼潤功能、溫暖功能、動轉功能、中空功能、識的功能,這是說,比丘們!有這六種法界(六種法的功能)。一切人類的五陰身都是由這六種功能為基礎,並且以這六種功能來秉承父母的精氣而出生了五陰,才會有六入;六入是說哪六種入呢?就是我所說的眼入、耳入、鼻入、舌入、身入、意入,這就是說,比丘們!人們會有這六種入,都是由父母為助緣而有的。由於依這六入便會有六識的功能性出生了,如何是六識的功能性呢?如果是依於眼識,就會有眼識的功能性出生;如果是依於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就會有意識的功能性出生了,這是說,比丘們!這就稱為六識的功能性。假使有比丘能現前理解這六種功能、六種塵的進入心中、六種分別六塵的識,他就能度過欲界六天而再度受生於色界中;縱使他的根器比較差,所以在色界天中命終而下來出生在人間,也將會是聰明高才的人;於人間這個色身一世中,就能斷盡五上分結的繫縛,可以到達無餘涅槃。」】

這一段經文中有兩處說到識,第一處是出生六識身的識,另一處是由識出生的六識身,這裡面的道理一定要很細心的思惟與觀察,才不致於誤會佛陀所說的正理。一旦誤會了,對於解脫道的知見就會產生了嚴重的偏差(p293),於是解脫道的修行就會唐捐其功,乃至跟隨印順的邪見而毀謗解脫道正法,成就謗法、破法的大惡業,所以您必須特別注意這一點。今略說如下:

佛在這一段經文中說:「以依六入便有六識身。」六識身就是眼識身、耳識身乃至意識身,總共有六識,正是識陰所攝的意識等六識。意識等六識,都是因、緣所生法,緣就是根與塵,再加上眼的勝義根能觸色塵,乃至意根能觸法塵,才能出生六識身,所以佛說「眼根、色塵相觸為緣生眼識」,乃至「意根、法塵相觸為緣生意識」。但是單憑根與塵等眾緣,還是無法出生識陰的眼識乃至意識的,仍然必須有另一個因來出生識陰六識,這個因就是出生六識的另一個識,就是入胎識如來藏。這個識是在六識出生以前就存在著的,所以不能說這個識是意識,因為意識是在這個識入胎而出生了五色根以後才能出生的。這個過程就得再以六界加以略說,以免有人還是不能理解:

由入胎識如來藏的入胎,攝取父母精血所形成的受精卵,這樣就已初步具足父母的助緣了!再由入胎識執持的受精卵為基礎,從母血中來攝取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等四大功能,於是入胎而住的阿賴耶識如來藏,就開始製造出五色根來;但是製造五色根的過程中,必須在身中留存某些空間,不能都無空缺之處,否則血液的流通,食物的進入與消化、排泄,就都無法進行,生存就成為不可能的事了,更別說是生長而具足人身以及長大成人,所以還得要有空。這樣子就具足地、水、火、風、空等五界了,但若要說到人身的形成,單憑這五大還是無法成就的,必須有入胎識阿賴耶來執持受精卵及攝取母血中的四大,才能製造五色根及留下身中空缺之處,五色根才能正常的生長及成長具足,所以識界才是最重要的,也是在六識生起之前就已存在的。有了具足功能的五色根以後,出生為人時才能有具足的六入:入胎識經由五色根來攝受外六塵,這就是外六入;有了外六入,入胎識阿賴耶變生內相分六塵於五種勝義根(頭腦)中,於是五勝義根及意根就能接觸內相分六塵,這就是佛在四阿含諸經中所說的內六入;有了內六入,於是意根與五勝義根接觸內六入的內六塵時,眼識、耳識乃至意識就出生了!由這個過程(當然這個過程您可以自己詳細現觀與思惟,來確定平實所說的是否如理作意?是否符合現象界的事實?)就證實六界中的識界是在最前面的,是在六識還沒有生起之前就已經存在著的,所以當然不可能是意識;也不可能是意根,因為佛在四阿含諸經中,從來都不把意根說為識,一直都是說為根而不說為識的。(p295)所以,六界中的識界是十八界以外的法,不能攝在十八界內,所以不是五陰裡的任何一法;而十八界中的意識界,是五陰中的識陰所攝法;若將六識身的意識說成是六界中的識界,那就會產生大問題,就會鬧笑話了!至於十八界中的意根是六根之一,也不是六界中的識界;而五色根是由於入胎識住胎以後,才由入胎識出生的,這時才具足六根;具足了六根以後,接著才有六入而產生了內心六識所觸知的六塵,這時才有具足的十二處功能,此時六識中的意識根本都還不存在,要有十二處具足時,六根觸六塵了,才有六入;有了六入,意識才會出生,所以佛在六界法中說:「以依六入便有六識身。」由這個道理,可以很詳細而正確的瞭解到六界中的識界絕對不是意識心,也不是意根心,那當然就是入胎識阿賴耶了!若是智慧不夠,又不能現觀,誤會了佛所說的六界中的識界,解脫道的修行就會悖離正理,成為和月稱、安惠、宗喀巴、印順等人所誤會的妄想法了!

瞭解這個道理以後,就知道六界的正理,就不會再墮入意識粗心、細心、極細心常住不壞的常見外道邪見中了!接著再來深觀:當此世意識對於色身、六入、六塵有所貪愛時,就成為十二因緣法中所說的「識緣名色」,便會成就來世的六識身了;六識身種子成就了,便無法離開對於六識我所(見聞知覺性)的貪愛,在捨壽之後恐怕六識身的見聞知覺性斷滅而落入斷滅空,就一定會再去入胎而執取受精卵,再獲取來世的名色,以便重新再生起五色根、六入、六塵。所以,斷我見的先決條件就是不要對六入、六塵誤認為真實;也不要有所貪愛,貪愛六入、六塵就是貪愛我所;貪愛六入、六塵等我所,就會一再的受生,所以六入、六塵的貪愛就是結使。如是,若能滅除六入、六塵之我所貪愛,則對六識自身已經無所執著,願意六識斷滅、永不復現,捨壽時即可滅除意根,進入無餘涅槃,但這是在已滅六根貪愛的前提下而說的。

若有人對六根之貪愛尚未滅除,或有人智慧有所不及,聞而不解,則應為他另外說明:當滅六處,方能取證二乘無餘涅槃。所以《雜阿含經》卷八第211經如是云:【「所以者何?眼見色因緣生內受:若苦、若樂、不苦不樂。耳、鼻、舌、身、意法因緣生內受:若苦、若樂、不苦不樂。是故比丘!於彼入處當覺知:若眼滅,色想則離;耳、鼻、舌、身、意滅,法想則離。」佛說當覺六入處,言已,入室坐禪。時有眾多比丘,世尊去後作此論議:「世尊為我等略說法要,不廣分別而入室坐禪。世尊說言:『當覺六入處:若彼眼滅,色想則離;耳、鼻、舌、身、意滅,法想則離。』我等今日於世尊略說法中猶故不解,(p297)今此眾中誰有慧力,能為我等:於世尊略說法中,廣為我等演說其義?」復作是念:「唯有尊者阿難,常侍世尊,常為大師之所讚歎,聰慧梵行。唯有尊者阿難堪能為我等,於世尊略說法中演說其義。我等今日皆共往詣尊者阿難所,問其要義。如阿難所說,悉當奉持。」爾時眾多比丘往詣尊者阿難所,共相問訊已,於一面坐;白尊者阿難言:「尊者當知,世尊為我等略說法要。」如上所說,具問阿難:「當為我等廣說其義。」尊者阿難語諸比丘:「諦聽!善思!於世尊略說法中,當為汝等廣說其義。世尊略說者:即是滅六八處。有餘當說,故言『眼處滅,色想則離;耳、鼻、舌、身、意入處滅,法想則離。』世尊略說此法已,入室坐禪。我今已為汝等分別說義。」】

這意思是說世尊略說的意思是:滅除六入處,可得二乘涅槃。六入的處所雖有六根與六塵,但是最重要的就是六根;若對六根無所貪愛,我執已滅,則自己所執著的六塵也就無所貪愛了!我所的六入貪愛就滅除了!六根之中除了意根是心以外,其餘五色根,不論扶塵根或淨色根,都是色蘊所攝。六入愛貪的五塵也是色蘊所攝,而意根與意識相應的法塵則是附屬於五塵上而顯現的,廣義而言仍是法處所攝色,即是名色中的色法,亦是色蘊所攝。對於某些執著較深重的人來說,只教他滅除六入的貪愛是不夠的,他仍然會貪愛六根的自己而不貪愛六根我所的六入,所以常常靜坐而離開五塵境,也不想對定境中的法塵加以理會,自以為這樣就是已證有餘或無餘涅槃,其實都還只是欲界定或未到地定罷了。是故此人滅除六入之貪愛以後,仍須滅除六處(六根五色根及處處作主的意根)之自我貪愛,必須確實觀行:六根的自我貪愛,即是內六入處的自我貪愛。

若不滅除意根對自己及五色根的貪愛,當他證得第四禪以後,一定會落入無想定中,誤以為是滅盡定或無餘涅槃;捨壽後出生到無想天中,誤以為已入涅槃;等到無想天中壽命已終時,忽而又在三界中出現覺知心,即便下墮人間,他將會心生邪見,謗言「世無涅槃可證」,因此而墮三途,百、千、萬劫難可出離,極難重回人間。因此緣故, 阿難尊者說:「世尊說滅除六入處的意思,另有其他意涵應該為大家說明。」這就是「有餘當說」。 阿難尊者接著就指示大眾:應該滅除六入所依之處,也就是應該滅六入處(六根);若滅除六根的自我貪愛,內六入處(意根及五勝義根)則能滅盡,捨壽時就可以入無餘涅槃。若原來已經滅除六根(六入處)之貪愛,則只需滅除六入之貪愛,(p299)即可發起初禪及斷盡我執而成為慧解脫,不必再為他說滅除六入處;在捨壽前既已不再貪愛六入及六入處,捨壽時就可以滅盡六根而進入無餘涅槃。

然仍有人如是觀行之後,只能滅除六入的貪愛,而不能證得慧解脫,因為他對六根(內、外六入處)的貪愛仍在,所以必須更深細的觀行六入處(六根)的苦、集、滅、道四諦。因此而說:欲取證無餘涅槃者,應於六入處之苦、集、滅、道四法皆如實知:【「何等法如實知?何等法集、法滅、法滅道跡如實知?謂老死法如實知,老死集、老死滅、老死滅道跡如實知。如是生、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如實知;六入處集,六入處滅,六入處滅道跡如實知。如是諸法如實知,法集、法滅、法滅道跡如實知。」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雜阿含經》卷14)

佛如是開示,語譯如下:【「什麼樣的法如實的了知?什麼樣的法集、法滅、法滅道的觀行如實知?就是說老死法已如實了知,老死的集、老死的滅、老死滅的方法與觀行亦如實知。就像這樣子,對於生、有、取、愛、受、觸、六入處也都得要如實知,六入處的集、六入處的滅、六入處滅的方法也都要如實了知。像這樣子,對於諸法都如實了知,諸法的集、諸法的滅、諸法滅的方法也都如實了知。」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所以,對於無明較重的人,對於貪愛較重的人,不但要使他了知六入、六識、六根的虛妄而已,還得要在十二因緣觀中,對每一有支的苦、集、滅、道都如實了知,才能確實的斷除我執,才能真的取證無餘涅槃;這個部分得要由您自己在獨處時來思惟與觀行,才能獲得現觀與斷結的功德,平實就不作細說了。對於一般人來說,若不是對一切法的執著特別重,只須對六根的四聖諦確實觀行,斷了六識或六根的自我貪愛,就能取證無餘涅槃,不必為他解說全部的二乘菩提。若是執著較重的人,就得為他解說六入及六入處的虛妄,不單是解說六識的虛妄而已;或者要為他解說六入、六入處、十二有支每一支的四聖諦,並且等到他隨後自己觀行完成時,才能滅盡我執。不知這個道理的人心中一定會生疑:「為何佛對某甲阿羅漢只說滅除貪欲就成為阿羅漢?為何卻對某乙阿羅漢說明了全部的二乘法以後,某乙仍須經過長時間的觀行以後才成為阿羅漢?」因此佛才為這些有疑的人說:「法無定法。」這都是因為各人的執著與邪見互有不同所致。今時修行二乘菩提解脫道(南傳佛法)的人很多,但是為何都無法斷我見、證初果?(p301)多是因為對於六入及內六入處(內六根)的意涵不如實知,以及對六入、六根的虛妄不如實知所致。這是因為教授師自己也不如實知,所以不能為人詳細的說明六入及六根的義理,何況能斷六入及內六入處的愛貪?自己尚不能如實斷除我見,而欲強求學人觀行之後能斷我見,當然不可能。

於六入處之四聖諦如實知者,方是真實沙門,如經中開示:【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衹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沙門、婆羅門,於法不如實知,法集、法滅、法滅道跡不如實知,當知是沙門、婆羅門,非沙門之沙門數,非婆羅門之婆羅門數;彼亦非沙門義、非婆羅門義。見法自知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何等法不如實知?何等法集、法滅、法滅道跡不如實知?謂六入處法不如實知,六入處集、六入處滅、六入處滅道跡不如實知,而於觸如實知者無有是處;觸集、觸滅、觸滅道跡如實知者,無有是處;如是,受、愛、取、有、生、老、死如實知者無有是處。若沙門、婆羅門於六入處如實知,六入處集、六入處滅、六入處滅道跡如實知者,於觸如實知,斯有是處。如是,受、愛、取、有、生、老、死如實知者,斯有是處。」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雜阿含經》卷14353經。為免有人如同以往一般故意誣稱平實斷章取義,故此書中都儘可能的全經或全段錄入。)

對六識身、六入、六入處不如實知,正是當今修學南傳佛法的佛弟子不能斷三縛結的原因。六識身的了知,是說六識有些什麼功用與侷限?已如實知,才能說是已知六識身。但是了知六識身以前,須先了知六識是什麼?六識又是如何出生的?了知以後才能進一步了知六識身,才能進一步了知六入,才能進一步了知六入處,才能進一步了知六入處的由來,才知道六入處的虛妄,然後才能滅除六入處的自我貪愛,才算已證有餘涅槃。觀行不夠徹底的人,只能分證初果乃至三果,不可能證得四果解脫;乃至今時傳授南傳佛法解脫道的大師們,自己都仍不知六識的正確內容,都落在六識中的意識中,不離識陰及受想行陰,我見都仍未斷,怎能教人證取初果的果證?而大言不慚的說他能教人取證初果乃至三果,都是因中說果的大妄語人。因為當他這樣說的時候,就是向天下人表明:他已經證得初果乃至三果了!

如前面章節所舉經文之意,即是說:六根與六塵為緣而生六識,六識中之眼識、乃至意識究竟能哪些法?必須現前觀行區分清楚,才有進一步觀行的能力。六識區分清楚之後,簡單的了知意根一處,也是必須的,(p303)那就得在一切身口意行當中,將意根找出來;這得要建立正知見以後有所體驗,才能確認意根的所在。但是在體驗觀察意根之前,先要了知六識的不同,然後再了知意識異於意根的所在。意識與意根的不同,主要是意識只作了別、觀察、思惟、歸納等分別、分析的工作,這些工作做完了以後,作決定的卻是意根,不是意識在決定的。意根極為深利微細與遍布,但這是屬於菩薩的觀行,這裡只說明解脫道,所以只解說這個簡單的部分。

愚痴無慧的人,都無法對意識與意根分清楚,一定會把意識與意根混合為一,永遠都不能分清楚,這就是聖玄奘菩薩〈八識規矩頌〉中說的「愚人難分識與根」。二乘解脫道的修行者,一定要先靜坐深入思惟一遍以後,再透過四威儀中的實際觀行,一一比對六識的不同,也比對意根與意識的不同,實際體驗而了知意識與意根的區分以後,才能進一步觀行六入的四聖諦、六入處(六根》的四聖諦、乃至十二因緣一一有支的四聖諦。這個道理說明清楚了以後,實際觀行的事情,就交給您自己實地踐履,才能真的斷除我見與我執;平實若一一詳細的寫了出來,佛弟子讀了就知道了,但是卻因為平實寫出來了,大家就失去了親自觀行的機會;這樣一來,大部分人是無法或無心實地觀行履踐的,那就連我見也斷不了;而執著很輕的利根者,最多也只能斷我見,想要斷我執是不可能的,所以平實就免寫這些觀行的內涵了。

於《雜阿含經》卷十七中, 佛曾經如是開示:【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衹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緣界種種,故生種種觸,緣種種觸生種種想,緣種種想生種種欲,緣種種欲生種種覺,緣種種覺生種種熱,緣種種熱生種種求。云何種種界?謂十八界:眼界乃至法界。云何緣種種界生種種觸?云何乃至緣種種熱生種種求?謂緣眼界生眼觸,非緣眼觸生眼界;但緣眼界生眼觸,非緣眼觸生眼想;非緣眼想生眼觸,但緣眼觸生眼想。緣眼想生眼欲,非緣眼欲生眼想,但緣眼想生眼欲。緣眼欲生眼覺,非緣眼覺生眼欲,但緣眼欲生眼覺。緣眼覺生眼熱,非緣眼熱生眼覺,但緣眼覺生眼熱。緣眼熱生眼求,非緣眼求生眼熱,但緣眼熱生眼求。如是,耳、鼻、古、身、意界緣生意觸,乃至緣意熱生意求,亦如是廣說。是名比丘緣種種界生種種觸,乃至緣種種熱生種種求;非緣種種求生種種熱,乃至非緣種種觸生種種界,但緣種種界生種種觸,乃至緣種種熱生種種求。」佛說是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如內六入處,外六入處亦如是說。】於此佛陀聖教開示中,若能真實理解者,(p305)已可死卻離念靈知心也!我見不斷更待何時?初果不取證之,更待何時?

界即是種子,又名功能差別。恐怕多數讀者讀不懂經文中的真義,謹語譯此段經文如下:【如是我聞 一時佛陀住在舍衛國衹樹給孤獨園中。這時世尊告訴諸比丘:「緣於功能的種種差別不同,所以出生了六種的接觸,緣於六種接觸而出生了六種了知(佛說「想亦是知」),緣於六種了知而出生了六種想要領受客塵的欲望,緣於六種接受客塵的欲望而出生了種種覺知(意識生起苦樂捨受後的覺知),緣於種種的覺知而出生了種種熱渴,緣於種種的熱渴而出生了種種的追求(所以就輪轉生死)。如何是種種的功能差別呢?就是講十八種的功能差別:也就是眼根功能、耳根功能、鼻根功能、舌根功能、身根功能、意根功能、眼識功能、耳識功能、鼻識功能、舌識功能、身識功能、意識功能、色塵功能、聲塵功能、香塵功能、味塵功能、觸塵功能乃至法塵功能。如何是緣於種種的功能差別而出生了種種的接觸?如何乃至緣於種種的熱渴而出生了種種的追求?是說緣於眼根功能而出生了眼對色塵的接觸功能,不是緣於眼根接觸色塵的功能來出生眼根的功能;只是緣於眼識的功能而出生了眼識接觸色塵的功能,不是緣於眼識接觸色塵的功能而出生了眼識對色塵的了知。不是緣於眼識的了知而出生了眼識接觸色塵的功能,反而只是緣於眼識能觸色塵的功能而出生了眼識對色塵的了知。緣於眼識對色塵的了知而出生了眼識對色塵的欲望,不是緣於眼識對色塵的欲望而出生了眼識的了知,只是緣於眼識對色塵的了知而出生了眼識對色塵領受的欲望。緣於眼識領受色塵的欲望而出生了眼識的覺受,不是緣於眼識的覺受而出生了眼識想要領受色塵的欲望,反而只是緣於眼識對領受色塵的欲望而出生了眼識的覺受。緣於眼識領受了對色塵的覺受而出生了眼識的熱渴,不是緣於眼識對色塵的熱渴而出生了眼識領受色塵時的覺受,反而只是緣於眼識領受色塵的覺受而出生了眼識對色塵的熱渴。緣於眼識領受色塵的熱渴而出生了眼識的追求,不是緣於眼識對色塵的追求而出生了眼識領受色塵的熱渴,只是緣於眼識領受色塵的熱渴而出生了眼識對色塵的追求。如是,耳根耳識、鼻根鼻識、舌根舌識、身根身識、意根意識的功能緣於法塵而出生了意識對法塵的接觸,乃至緣於意識對法塵的熱渴而出生了意識心對種種法塵的追求,也是像這樣子的廣說。這就是說,比丘!緣於十八種的功能差別而出生了六種的接觸,乃至緣於六識的六種熱渴而出生了種種的追求;不是緣於種種的追求而出生了六識的六種熱渴,(p307)乃至不是緣於六識的六種接觸而出生了十八種功能差別(十八界),反而只是緣於十八種功能差別而出生了六種的接觸,乃至緣於六種的熱渴而出生了種種的追求。」佛說完這部經以後,諸比丘聽到佛所說的法,都歡喜的奉行。猶如內六入處的功能差別,外六入處的功能差別也是像這樣的說明。】

在這一段經文中, 佛已詳細無比的說明了一件事實:因為有十八界(有六根、六塵、六識等十八種功能差別)所以才會有對六塵的能觸功能;有了對六塵能觸的功能,所以才能對六塵有所了知(想即是知);有了對六塵的了知功能,才會有想要知道六塵境界的欲望;有了想要知道六塵境界的欲望,才會領受六塵而生起了對六塵的覺受,就有了苦、樂、捨的覺受;有了苦、樂、捨的覺受,就對六塵中的種種順心境界生起熱渴的追求,就會生起想要離開世間六塵苦受而追求六塵樂受的種種追求;於是就淪墜於我所境界中,不斷造作惡業而輪轉不斷,也會不斷的造作善業而執著世間行善的後世果報,就輪轉於三善道中永無出期了。這段經文中說的六入(眼緣色乃至意緣法)、觸、受、想(了知)、欲()、求()、熱(煩惱),都屬於十二有支或思惑所應斷,行者一一細觀,一一思惟以後自可得知,不待平實多言。

這就是說,因為有了眼根能觸色塵的功能,有了色塵能顯色境的功能,有了眼識能見、能了知色塵的功能,所以才會有眼根、眼識對色塵的接觸;有了眼根接觸色塵、眼識觸色塵的心所法功能(界、種子),才會有眼識的能見之性;有了眼識的能見之性,才會有眼識的想陰(眼識對色塵了知的自性)存在;有了眼識對色塵了知的自性(想陰)存在,才會有眼識想要了知色塵境界的欲望存在;有了眼識想要了知色塵的欲望存在,才會了知色塵境界而生起了苦樂的覺受;有了眼識對色塵的苦樂覺受,才會有眼識想要時時處於色塵境界中加以領受的熱渴心行;有了眼識對色塵境界的熱渴心行,才會有眼識對色塵中順心境界的追求,所以導致修定者無法證得二禪等至境界;有了意識、意根對自我的執著,所以證得非想非非想定的人無法證得滅受想定,因為常求自我得以永遠存在。由於有求,所以就出生了貪愛,出生了求不得苦及想要保持無常性的眼識乃至想要保持意根的自性功能常住不滅,於是世世死後就必需不斷的入胎,才能繼續擁有眼識領受色塵的功能自性(),乃至擁有意根對萬法的執取自性(),於是就流轉於生死之中了。

滅除了對「眼識自我」的貪愛,也滅除對眼識自性(眼識的我所)的貪愛,(p309)就是滅除了我執的一部分。對於眼識,應當依佛所說如是觀行;反覆並且詳細的長時間觀行之後,轉而對於耳識、鼻、舌、身、意識,也都應當一一反覆而長時間的如是細觀。若能如理作意而完整、詳細的觀行之後,就不會再墮入識蘊六識常住不壞,不會墮入意識離念靈知常住不壞的自性見中,也漸漸可以斷除對這十八界法的我執,當然也不會再墮入識蘊六識的心所法(我所)而執取識蘊的六種自性(眼識能見之性、耳識能聞之性、身識能覺、意識能知之自性),我執即斷;或者比較執著的人,此時只要不再如以前一般妄將識蘊六識的自性執取為常住法,就不會落入意識心所法(離念靈知)的自性功能中。假以時日繼續深入觀行其虛妄性,就能進斷一分我執與我所執,再分證一分解脫的果實,乃至滿證解脫:永遠不再被識蘊及識蘊的六種功能自性所繫縛。

對於六根、六塵、六識都如此實際現觀以後,了知十八界都虛妄,就了知五蘊也都虛妄;有了這個正確的觀行智慧以後,若只是了知這個事實,確認不疑,但是卻仍然執著這十八界的功能差別(仍然執著十八種界),則只能斷我見而不能分斷或全斷我執,這時只能取證初果而有解脫道的見地,但仍然不能獲得二果薄貪瞋痴的薄地功德,仍然不能獲得三果離欲的功德,仍然不能獲得四果究竟斷盡我執的功德,因我而生慢的現象仍然會存在。

又《雜阿含經》卷三十一第892經,復有如是開示:【一時佛住舍衛國衹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內六入處。云何為六?謂眼內入處,耳、鼻、舌、身、意內入處。於此六法觀察忍,名為信行;超昇離生,離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乃至未命終要得須陀洹果。若此諸法增上觀察忍,名為法行,超昇離生,離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乃至未命終要得須陀洹果。若此諸法如實正智觀察,三結已盡已知,謂身見、戒取、疑,是名須陀洹;不墮決定惡趣,定趣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究竟苦邊。此等諸法正智觀察,不起諸漏,離欲解脫,名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離諸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善解脫。」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語譯如下:【一時佛住舍衛國衹樹給孤獨園。這時世尊告訴諸比丘說:「有內六入處。如何是六處呢?就是說眼內入處,耳、鼻、舌、身、意內入處。對於這六個內入處加以觀察而能安忍的人,就稱為信行人:這個信行人因為這種如實的觀察而得超昇,乃至獲得初禪的離欲界生境界,這個人一定可以遠離凡夫地;雖然他還沒有證得須陀洹果,但卻不斷的觀察內六入處,(p311)最遲觀察到即將命終之前,一定會證得須陀洹果。如果在這個內六入處上面觀察而得到增上觀察的安忍者,此人名為法行人:他可以因此而超昇欲界,離開欲界生,最後一定可以遠離凡夫的境界;假使他當時還沒有證得須陀洹果的話,繼續觀行到即將命終之前,一定會證得須陀洹果。如果對這個內六入處的正法,如實以正確智慧去作觀察,最後一定會對於是否已斷三結的事情,已能確定是盡斷三縛結,這是自己可以知道的;他所斷的三縛結就是說身見、戒禁取見、疑見,這個人就稱為須陀洹聖人。此後,他一定不會再墮入大家認為不好的三惡道中,一定會趣向正確的二乘覺悟境界;最多只須再經歷七次的天上、人間往來受生,就可以到達一切苦的究竟邊際,成為四果阿羅漢。能對內六入處這一類的所有法相,以正確的智慧而繼續深入作詳細週遍的觀察,就能不再生起種種有漏的心,離開三界欲而證得解脫,這個人就稱為阿羅漢;所有的有漏心性都已斷盡,在二乘正法修行上面所應作的事情都已經作完了;這時他已離開種種的重擔,獲得自己道業上的利益了;斷盡三界一切有的結使,以正確智慧的心、善於取證解脫。」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若能如是細觀內六入處者,即使信未具足者、根性遲鈍者,在善知識教導下,一世之中正確的細觀不已,每日不中斷的繼續深入觀察之,則於捨壽之前必得初果,無有不得初果者,這就是解脫道中的信行者。此是佛世尊的正教,能知必得初果;唯除一世之中不肯依止真善知識,不曾依佛所說每日正確細加觀行者;唯除一心堅持先前受學於誤會解脫的大師們邪教導者,唯除不肯如理作意而觀,一心堅持以前自以為悟而說出來的錯誤法義:一直想保持覺醒性,墮入意識心的心所法(我所)之中。如是類人,都墜入我見之中,都執著識蘊六識我,執著識蘊六識的自性功能,墮於六識、六識界(六識身)、六根界中;若不改變原有的邪見,非唯此世不得初果,乃至未來無量世之後,終將不得初果解脫,何況是四果的慧解脫?是故,觀行內六入處,極為重要,內六入處即是六根與六識之自性。但是有一點必須特別注意的是:必須先弄清楚佛的真正意旨是什麼?也必須依照佛所說的內涵去如理作意的觀行,不要自以為是;所以應該親近依止真正的善知識,千萬別依止假名善知識而誤解了佛陀的真意。

眾生的見聞覺知等六識自性,都因六入而有;若無六入,即無見聞覺知性等。由於無智的緣故,所以眾生都落入六識自性中;不但眾生如此,(p313)即使是號稱最有智慧的禪宗佛教修行人,也大多落在六識自性中,所以就執取意識的知覺性作為常住不壞的佛性,名之為凡夫隨順佛性。六識的自性是什麼?簡言之即是:眼識的見性,耳識的聞性,鼻識的嗅性,舌識的嚐性,身識的覺性,意識的了知性,這六識的自性就合稱為凡夫的佛性;禪宗的錯誤開悟者,往往執取這六識的見聞知覺性作為佛性,即是經中所說的凡夫隨順佛性;而菩薩們眼見佛性所見的卻不是這種凡夫所說的佛性,其差異真是天壞之別。但是這六識的自性是從哪裡來的?大眾都應該深入詳細的加以探討,藉著深入探討這六識的自性,也是可以使人斷除我見而取證聲聞初果的,三縛結就能立時斷除了!

眾生的流轉生死,以及勤修解脫道卻不能取證初果向及初果,其實也都與這六識的自性息息相關的,所以在這裡舉出《中阿含經》卷二十八的開示,與佛門四眾分享:【「緣眼及色,生眼識;三事共會,便有更觸;緣更觸便有所覺,若所覺便想,若所想便思,若所思便念,若所念便分別。比丘者因是念出家學道,思想修習此中過去、未來、今現在法,不愛、不樂、不著、不住,是說苦邊。欲使、恚使、有使、慢使、無明使、見使、疑使、鬥諍、憎嫉、諛諂、欺誑、妄言、兩舌及無量惡不善之法,是說苦邊。如是,耳鼻舌身,緣意及法生意識,三事共會,便有更觸,緣更觸便有所覺。」】

語譯如下:【「緣於眼根及色塵,所以出生了眼識;眼根、色塵、眼識等三個事相共同會遇了,便產生了觸心所;緣於觸心所,便有能覺,若有能覺便會有了知(佛在阿含中說「想亦是知」),若有了了知便會生起思(思即是對所知已經了知而決定了。若未決定了知,即無思心所);若有了了知的決定性,便會生起念心所,對所曾了知的事物能夠記憶;若有了所念,便會對現前一切事物都生起分別,於是(五別境中的)慧心所便成就了,於是在了知的當下就已分別完成了。比丘們都因為有了念心所,才能分別諸法的對錯,因此才能出家學道,以思及想(了知)等二個心所法,來修習十八界及心所法的過去、未來和現前存在的一切十八界法;確實分別了知十八界及五蘊的自我都虛妄了,就不愛、不樂、不執著自己的蘊處界,不想再讓自己的蘊、處、界繼續留下來(不住),這就是我所說的眾苦的邊際了。貪愛欲界的結使、色界的瞋恚結使、無色界的覺知心自我貪愛的結使、因有五蘊我而依我起慢的結使、不知蘊處界虛妄的無明結使、知見錯誤的邪見結使、對於我見與我執是否能斷除的疑心結使、喜歡與人因為見地的不同而產生的鬥諍現象、憎嫉別人世法或出世法超過自己的惡心所、(p315)為了世眾苦了,所以說:「此中過去、未來、今現在法,不愛、不樂、不著、不住,是說苦邊。」所以一切學佛人對於六入、六入處、十八界法的內涵,都必須依照佛的教示而「思想修習」,然後能到眾苦的邊際:超越眾苦而實證真實無我的境界,解脫於生死。(p316)(第二節完)

**********************************************************

               回總目錄頁